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最新话题

宋彬彬简历背景

时间:2014-01-18 11:30:16  来源:通化在线  作者:

1.jpg

2.jpg

  【宋彬彬的真实面目 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杀人照片 宋彬彬简历背景】2014年01月13日,宋彬彬在北京师大女附中(现“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这是继陈小鲁道歉后的又一起重要的忏悔事件。宋彬彬是文革学生领袖的“符号”之一,她的道歉具有指标意义。

  宋彬彬简历

  宋彬彬(1947--) 宋任穷之女

  1960年-1968 年,北京师大女附中学生。196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预备党员。

  1966年6月文革开始,团中央派工作组进校,成立 “革命师生代表会”,由七人组成,宋为副主席之一。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宋彬彬向毛泽东献了红卫兵袖章。毛泽东问她叫什么名字,答:宋彬彬。毛又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她说是。毛说:“要武嘛”。 当天下午光明日报记者来校采访了她。

  1966年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翌日《人民日报》转载。

  1969年,赴内蒙古锡盟阿巴嘎旗插队。

  1972年-1975年在长春地质学院学习,毕业分配在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矿产研究所,任研究助理。

  1978年-1980年,考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读研究生。

  1980年赴美留学。1983年获得美国波士顿大学地球化学专业硕士学位。1989 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地球化学专业博士学位。

  1989年-2003年在美国麻萨诸塞州环保局任环境分析官员。

  2003 年,原北京101中学68届高中毕业生卡玛(美籍)在美国拍摄了文革纪录片《八九点钟的太阳》(未在中国正式上映)。宋彬彬接受采访,第一次公开声明,文革中她从未参与过打人、抄

  家、破四旧等暴力行动;《光明日报》署名宋要武的文章,事先没有征求她的意见。

  宋彬彬否认文章为本人撰写,也未授权记者代笔。

  2007年9月,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原师大女附中)90周年校庆,宋彬彬被评为“知名校友”。

个人经历

  文革期间

  宋彬彬的老师同学都可以证明她不但从未改名为宋要武,也从未参与或组织过任何打人等暴力行为。在女附中八五事件中她曾与同学两度劝阻殴打卞校长的暴力行为,并参与抢救卞校长。但她与毛泽东的照片使她格外突出,《光明日报》和《人民日报》的冒名文章更使全国人民都相信她改名为宋要武。虽然她和她的家庭都被江青及其亲信迫害而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但40多年来对她持续的造谣污蔑也是文革迫害的最长时间的继续。请看电子版《记忆》47期和49期,是女附中校友历经7-8年采访了上百位师生而成的师大女附中文革初期专辑,40多年来关于宋彬彬的传说应该还原真相了!

  附:《光明日报》原文《我为毛主席戴上红袖章》

  我为毛主席戴上红袖章

  十八日,在天安门城楼上,我看见了我们最最敬爱的领袖毛主席,我心里激动极了。当时,我向主持大会的一位同志要求献给毛主席一个红袖章,以表达全体“红卫兵”战士对毛主席的无限信仰,无限热爱。他把我带到了主席跟前。我满怀激情,把“红卫兵”的袖章戴在了我们伟大领袖的臂上。

  毛主席高大魁梧,红光满面,身穿一套绿军装,戴着一顶绿军帽,鲜艳的红领章红到了人的心坎上。看见主席这么健壮,我心中感到有说不出的幸福,真想高喊: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毛主席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宋彬彬。”主席又问:“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我说:“是。”主席亲切地说:“要武嘛。”

  回来后,我心中一直平静不下来,耳边总回响着毛主席的声音:“要武嘛。”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使我看到了自己离主席的要求差得太远了,给我指出了前进的方向。文化大革命以来,我干的并不好,却见了毛主席。我能亲手给他老人家戴上了红袖章,我感到无比的幸福,也感到十分惭愧,但我干革命的决心也因此更足更足了。我一定不辜负毛主席的期望,要武,要闯,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解放前,我们的革命老前辈就是跟着毛主席,紧握枪杆子,闯江山,打天下,用革命的暴力打出了一个新中国。这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要武嘛”,这个真理过去存在,现在存在,将来也存在。这个真理对中国适用,对世界上一切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也都适用。

  今天,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新阶段,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们要向革命前辈学习,也要武。毛主席身穿绿军装接见百万群众,这也就是要武的精神。毛主席向来教导我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主席还教导我们,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就是要我们发扬敢闯、敢干的革命造反精神。过去,修正主义的教育制度紧紧地束缚着我们,想把我们革命的棱角都磨光磨圆,把我们磨成不敢造反的文质彬彬的书呆子。今天,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起来造反了,我们要武了!从“彬”到“武”,这反映了人们思想的一个大变动,反映了革命的小将在成长,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产物,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情。

  从这三个字里,我们看出了毛主席对革命的下一代寄托了无限的希望。最最敬爱的毛主席,请您放心吧!我们是革命的后来人,我们要做旧世界的叛逆者。我们要造反,我们要革命。我们要冲破一切束缚,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把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砸个稀巴烂。

  我们知道,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不平坦的,在前进的路上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为了毛主席,为了革命,刀山火海我敢上,惊涛骇浪我敢闯。只要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发扬“武”的精神,天下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我们要在游泳中学习游泳,在斗争中成长。革命的重担我们要挑,革命的大权我们要掌。我们向毛主席保证:资本主义休想在中国复辟。我们不但要让中国在我们这一代手中不变色,而且让它在我们下一代手中也不变色,让它千秋万代红下去,要让红光照遍全世界。

  中国的未来是属于我们的,世界的前途是属于我们的。我们一定要发扬“武”的精神,跟着毛主席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前进,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红卫兵” 宋要武(宋彬彬)   (原载二十日《光明日报》)

 文革结束

  1980年代移民美国,到美国波士顿读书,後来取得麻省理工学院地球化学博士。有纪录片《八九点钟的太阳》(Morning Sun)传世,她在片中表白:「破四旧呀,抄家呀,我一次都没参加过。……因为我一直是反对打人,反对武斗的。

  2007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原为北师大女附中)在庆祝建校90周年时,将文革中的红卫兵代表宋彬彬评为90名「荣誉校友」之一。此事引起众多争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