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活动报道

欢聚哈尔滨——王守杰

时间:2011-05-12 22:16:56  来源:  作者:王守杰

1.jpg  
    铃声响起,动车慢慢启动,战友们的身影随着列车的移动,一点一点的离开了我们的视野,眼眶里滚动的泪珠沿着脸颊悄悄地流了下来,几十年没有见面的战友热火朝天的在一起欢聚了几天,随着动车的消逝,让我们奔腾的心脏消停了下来,30几年的头一次见面,以后还有机会吗?我们还会有下一个30年吗?兴奋,思念,惆怅一起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望着我身后躲着的董占成,眼圈通红,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激动的眼泪,还是如释重负的眼泪,他的压力太大了,我以为他会垮掉,还在他真的挺过来了......

           2.jpg3.jpg

    9月4号的下午,随着动车隆隆的驶进站台,在12号车厢停在我们的面前,几十年没有见面的战友,从打开的车门里鱼贯而出,那些既熟悉,但又陌生的战友出现在你的面前,他们带着期待,带着真情,带着他们重温的旧梦,来到了我们的面前,少年时的稚嫩早已不再,一个个喜笑颜开的脸上,给我们带来了北京战友的问候和期待!
    网上笔友-云中漫步-岳岐山来了,马号的司令戴春庆,王洪文来了,我爱人55连的好朋友-卢健华,史春芳来了,大帅,振亚,王包,还有大大咧咧的白建国,霍云背着大包小裹带着张庚新对我的一片深情厚意也来了,还有哪些我们只闻其名,还没又对上号的的亲人们,20几位浩浩荡荡
我和郝明志陪同战友们随着人流走出了检票口,老苗,老赖,谷副,谷振苓,姜惠君,郭淑芬,刘元福等一行人和北京的战友们相互拥抱,问候,30几年再相聚,但我们并不陌生,我们有下马场那段共同的经历,那是永生不能忘记的一段经历,所有的亲情都在那里 ......
    我们来到了豪华候车室,座定以后 ,战友们开始了热情的交流,是啊,30几年人生有几个,甜酸苦辣这些年我们都有体会,我们都想倾诉,机会太少了,千载难逢,老赖和战友们在家包的包子,热气腾腾的端了上来,所有的祝福与关切都在那里边.....
    天津的承民,赵承龙,潘昆,还有承民的爱人  55连的杨继秋在吕占斌的陪同下也来到了候车室 ,他们又把久违了的天津味带到了我们身旁,也带了天津战友的问候!
          4.jpg
    去黑河的火车就要发车了,他们带着深情,带着期望,带着问候,带着所有战友们的关注奔赴下马场,你们一路走好!在你们带着下马场的尘土返回哈尔滨时,迎接你们的是美酒和鲜花.....
                5.jpg    

     秋高气爽的北方贵族度假村,坐落于绿树丛中,欧式风格建筑格外的引人眼目,园内的别具风格的各种雕塑,更让人赏心悦目,树叶在秋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外地的战友们在结束了黑河--下马场的的回访之后,在哈尔滨战友的安排下,来到这个清静,环境宜人的度假村稍作安歇,开始他们的哈尔滨的亲切之旅!

      哈尔滨的战友陆陆续续的都来到了度假村,这个度假村位于顾乡的边缘,在新3中的对面,由于修道,交通不便,但战友们带着对3地战友们的一片真情,来探望他们!可能他们并不十分的熟悉,可能他们在记忆里已早已淡忘,可能他们在外出时并没有麻烦过战友,也可能他们在连里有过不愉快的记忆,但在那艰苦的条件下,在那青春的懵懂中,有了这共同的经历,经过这几十年的大浪淘沙式的历练,已经变成了热情和宽容,让我们尽地主之谊,让我们以北方人的豁达和豪爽,让战友们有回家的感觉,让她们30年后重温哈尔滨的大哥大姐的深情厚意,并带回京津沪3地,让那些没有谋面的战友记住---叫了我们一声大哥大姐,我们记住了,我们不会亏对这个荣誉!

                 6.jpg

    远在大庆的我们知青的才子--大型画册的总策划--宫福深-宫柯风尘仆仆从大庆赶到哈尔滨来见战友,画册的精美我就不用讲了,看见了画册,你们就看见了他对战友的一片真情,也看到了他那美丽的心灵!

    当我看到原5排长谷振苓以及郭素芬,齐铁羽和原5排的战友的那种亲密,仿佛又把我带到了下马场,又看到了那《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那一身戎装,年轻漂亮女战士一样!人的容貌可有改变,但在一起磨爬滚打结成的友谊没有一丝的改变!

    刘德才来了,他在猪号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的朋友也是和他一样的战友大帅--张贵锁,张振亚,王明伟,还有李爱萍他们都在猪号干过,他们在一起说话投机,亲切无比!机务的付德运和天津的老乡张承民,潘昆,赵成龙格外的亲切!

     聪55连调来的哈尔滨战友白丽珍,张桂书,李佩珍还有刘宝荣一起来看55连调来的北京战友卢健华.史春芳,杨继秋,他们在8连是弱势群体,人数比较少,和战友的交流也比较少,但他们之间的情谊,依然如旧!

     陈海生,于伟军和我和戴春庆,王洪文,岳岐山等是马号的哥们,那是同睡一铺炕,他们也给我们带来了亲人的问候!

     热情好客的刘元福,给知青战友年轻时留下美好记忆的摄影师黄崇岭,忙前忙后的苗永禄,闪光灯不停的郝明志,热心照顾战友的姜惠军.吕萍,谷副,周淑明,付德运,还有9中的让人尊重的老大姐-王延复,白燕萍,陈琳珠,还有我的两位好哥们-小胖张延国,王英森没有他们两个会开不起来,外地战友这回都有了体会!有了他们俩--热闹!

     在酒酣半醉之中,姜安智和老郝开车又迎来了他的供销社的上海战友叶莉娟,还有网上高手卢柳春,谢苏苏,上海的李新芳也打车赶到了,给热烈的气氛又添了一把火,4地战友几十年的宿愿终于实现了!那激动热烈的气氛无可言表,大厅像爆炸了一样,嗡嗡作响,战友们都在陶醉中,在北京战友带来的条幅上我们每个人庄重地签下了我们的名字,他从北京带来,经过下马场,又回到了哈尔滨,他把我们4地的战友和下马场的老乡心紧紧扭在了一起,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张延国的歌声悠扬的响起 ,王英森的舞步潇洒的跳起,30几年我们终于又聚到了一起,狂欢吧!放纵吧!宣泄吧!把这几十年的成功,失败,欢乐,痛苦全部释放掉,让我们换了一个清新的大脑,重新走回生活,让我们不要忘记,让我们记住这个地方——哈尔滨北方贵族渡假村!

             7.jpg

     《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美丽的太阳岛多么令人神往》这誉满天下的哈尔滨美景,和北京的颐和园,天津的海河之滨,江南的湖光山色不可一日而语,但也独具特色,他的宽阔,它的近似自然的风景,也值得一览。

     2009.9.9这一天哈尔滨的战友用王延复大姐提供的大客车,陪同3地的战友来到了风景如画的太阳岛上!

     我们没有陪同战友在太阳石前留影,我们也没有陪战友观赏那有名的水阁云天,我们也没有和战友一起看见那活泼可爱的小松鼠,更没有和战友一起看见那如云如雾的瀑布群,但太阳岛这如诗如画的美丽景色,已经留在了战友的脑海里,永恒在他们的镜头中!

               8.jpg

    我和刘元福在江南为战友准备近50人的具有哈尔滨特色的野餐!啤酒,红肠,面包,各种副食,刘元福精心腌制的小咸菜,煮的花生,左一包,右一包的刘元福从江南开船,直到江北再提到岸上!没有和战友们在一起游园!

   元福是我在农场的好哥们,和我亲弟弟一个样,我们30几年了交情如故,我在农场因为耿直没有当官,也没有念大学,但我没有后悔过,因为我在那里交的那些肝胆相照的哥们,这几十年一直和我患难与共,这就值了!这也是你的财富!

     在农场时,元福的个头并不太高,圆圆的脸庞,两只溜圆溜圆的大眼睛,小伙子长得漂亮,连里的人都很喜欢他,那时他老实,不善言语,一到连里就被领导看好,当上了值班连队的通讯员,也牛过一阵子,那是他穿着一身军装,武装带一扎,肩背一只冲锋枪,英姿飒爽,在相册里战友们看到的骑大马威风凛凛的就是他!

     后来他回家超假,下到排里,又到食堂,在船站也呆过,连里来了铁牛55,又把他调到车上,开了起来,72年家里托人把他弄到了绥化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后,在火车上当小烧,就是往锅炉里扔煤那个,在后来他又调到港务局,最后来到了建设银行,在江北的那个建行疗养院里,养尊处优一直到内退,他对战友,有一份热发一份光,豪爽,义气,这些年来,和他接触的战友都会有这种体会!

    97年哈尔滨战友30年聚会,就在他的疗养院举办的,那是哈尔滨战友几十年的第一次聚会,借着元福的这块宝地,进行得十分圆满,战友们在这里欢聚一堂,和在家里一个样,气氛融洽,热烈!刘元福提供了有力的条件。许多战友返回哈市时也都在元福的疗养院欢聚过,元福是有求必应!

    外第的战友来就更不用说了,在元福家吃,住,元福从来都是热情接待,这是战友有口皆碑的事,元福两口和战友的这种情感,到过元福家的人都有深刻的体会!

     今年7月份元福和我一同回下马场,陶铁匠的儿子陶佩林,也就是淘气,围在刘元福的周围,刘叔长,刘叔短的,一个劲地夸他仁义,说个没完!他扭头问我:“他是谁?”我说那不是铁匠的儿子吗?他家从上海回来,你去接的,并在一起吃的饭,人家来感谢你!他摇摇头:“我忘了”!一会恍然大悟说;“有这事”!

      在何海成家吃饭,何连长的姑娘-君子老是问元福,嫂子好不好,现在怎麽样?元福瞪大眼珠问我我好像没见过他,其实,姜惠军姑娘结婚时,君子到他家去过两次,还在他家吃过饭.客是请了,但人他不太熟或不太了解,但他对人的热情的程度丝毫没有减退,有些人他真的记得不是太清楚了,但只要瞧得起他就可以!

      前年,上海的战友徐光明来哈尔滨公出,请我们吃饭,在买单的时候徐光明说我能报销,我买单,刘元福眼睛一瞪,不行!到哈尔滨来我们算帐!你们不能花钱!劝了老半天,还是元福买的单,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他就是这样的实在人!

     这次3地知青来,就更没有说的,光就是这次野餐,自己加工的,买的副食,啤酒,还有一些餐具,足足的几大包,江上江下的搬动,元福真的使足了力气!

    机动船驶到了北岸,老赖和张延国已经大包小裹的等在那里,老赖带的也有几包,在一片绿树荫下,我们铺上了台布,摆上了各种各样的食品,静等战友们游览归来!

     中午时分,战友们拖着疲惫的双腿,来到我们的绿地,具有俄罗斯氛围的野餐,早已让他们垂涎三尺,啤酒加红肠,天上飘着白云,地下绿草葱葱,江风飘然而至,野趣盎然!

              9.jpg

     4艘小气艇齐发江南,江上俱乐部,防洪纪念塔,异国情调的中央大街还有那索菲亚大教堂这些哈尔滨的著名景观正等待着我们的战友来欣赏!

          再见了太阳岛!再见了松花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