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清二连,是我们的第二故乡,在那上山下乡的岁月,哈尔滨、上海、北京以及祖国四面八方的两百多位知青先后汇集在了一起。于是,我们在这里迈出了人生征程的第一步。【查看详情

这张照片是下乡这么多年唯一一张全连合影,说是全连照,其实还是缺了不少人的,现如今,三十八年过去了,照片有些发黄了,但是它在我们心中却越发珍贵,看着照片上这些曾经一起共过患难的战友,我们究竟还能认出多少呢,【查看详情

记得69年我们刚刚下乡到黑龙江孙吴辰清时,我们所在连队的番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独立四营二连,当时连长聂兆友,付连长是哈尔滨“老知青”:孙世峰和王桂珍(她好象是付指导员吧),由玉英也当过付指导员,【查看详情

查看详情

亲爱的战友们,在这里,在我们空前绝后大聚会的地方,请允许我代表北京兵,代表辰清二连的全体战友,自豪而大声地说:我们的青春,异常美丽!我们的青春,豪迈奔放!我们的青春,无怨无悔!我们的青春,无尚荣光!【查看详情

1969年的 5月13 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那时还充满着文革的气息,在党中央毛主席所掀起的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的氛围中,我从大都市上海踏上了去东北边疆的黑龙江建设兵团进行屯垦戌边的漫长知青路。【查看详情

刚刚由一师独立四营扩编而成的六十四团开始了新的连队的组建,二连就是在这种形势下组建的。它是整个六十四团新连队组建的一部分。连址选在原山上一连、三连之间的由两片湿地相隔的丘陵地带,周围是由长满矮棵榛柴丛、白桦树、杨树、柞树和杂草组成的荒原。【查看详情

初到连队,过上了一段新兵的生活,亦军、亦工、亦农,这就是军恳战士。先前是吹口哨,后来有了司号员,那就有起床、开饭、上工、下工、息灯、集合号等。我们每天要按时起 床,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有棱有角,还要做行进步伐,队列队形的操练;晚上,哨声一响,就是紧急集合,打好背包,跑步拉练。【查看详情

辰清二连的春夏季节是美丽的,那湛蓝的天下,青草从黑土地中迅速地成长起来,使大地一片绿色,那金灿灿的黄花菜,漫山片野,构成了一副鲜艳夺目的画卷。这种大自然造就的景【查看详情

七零年初,正值辰清二连的冬季,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无限壮观,但地处小兴安岭北坡的高寒地带,气温零下四、五十度,从西伯利亚顺坡吹来的凛冽刺骨的寒风令人胆战。【查看详情

四十年前,在那片黑土地上,我和李菊生曾经有过一次迷路的经历,当时惊动了全连,这在2连算是一个比较大的事件了吧。记得是1969年12月中下旬吧,我们停止了放羊工作【查看详情

团里基建需要木材,经审批茅兰河林业局林场成为我团的伐木点。团里给连队分派了任务,我们二排担起了连队伐木的任务。【查看详情

时间过得真快,40余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们也快到颐养天年的时候了。想到当年在连队的一件趣事,写下与战友们分享。 黑龙江冬天黑得很早,连队吃两顿饭,晚饭后天已经很黑了,因为没有电,我坐在宿舍的炕沿上,与人闲聊天,发现夜猫子在房间一角,鬼鬼祟祟的从包里翻着什么东西,【查看详情

快过年了,想准备些年货,连里组织去山里采松子,在印象里有李益刚、陶丹侠、赵大贤等人,其他还有谁记不清了。 天还没亮,赵大贤开着二八车就带我们进山了,茅兰河林场在小兴安岭原始森林的边缘,天放亮太阳也升起夹了。 【查看详情

那是1969年11月吧,兵团领导好心从内蒙古调运来大批绵羊,分到各个连队饲养,拨给我们连队有200多头,因为上边没有事先安排,连里也就不可能在下雪前准备好牧草,那么就只能把羊群赶到雪地里,让它们自己去吃草吧,于是我们四排的一些姐妹们就做了羊倌。【查看详情

翻开尘封了几十年的学习笔记,用放大镜看着那蛛蛛般的小字,随便翻着浏览了两页,上面大多记录了毛主席语录、自我检讨批评和各种各样的决心书、读书心得,也记录了一些我们这些知青挥汗如雨,战天斗地的劳动场面。【查看详情

冬季在连队每天宿舍里都要留一个人值班,负责烧炉子、烧炕。这天该我值班,按规定炕头是班、排长。炕尾是班付,我们炕头睡的是排长刘文旭。炕头一烧就热,要是炕尾烧热的话,炕头就热得没法睡了。【查看详情

初到连队,过上了一段新兵的生活,亦军、亦工、亦农,这就是军恳战士。先前是吹口哨,后来有了司号员,那就有起床、开饭、上工、下工、息灯、集合号等。我们每天要按时起床,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有棱有角,【查看详情

辰清二连的春夏季节是美丽的,那湛蓝的天下,青草从黑土地中迅速地成长起来,使大地一片绿色,那金灿灿的黄花菜,漫山片野,构成了一副鲜艳夺目的画卷。【查看详情

一九七零年的秋季,独立四营的编制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师六十四团,整个体制提升了一级。团里决定增扩值班连队,我们二连有幸成为继一连、三连、九连之后又一只值【查看详情

那是一九七一年九月十四日后半夜,一声声凄厉的集合号声响彻二连漆黑夜空,紧急集合。全连战士只用了三、四分钟的时间,便全副武装集合在连部门前的大道上,远在几公里外的3连也传来集合号声。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情况?【查看详情

那是一个冬日的夜晚,大约是在1972或者1973年吧。 寒冷的天气笼罩着整个夜空,大雪已经封盖了整个大地,只有天空星星还透着那么一点亮光,万籁俱静偶尔从远处传来阵阵狗吠声。建设兵团一师独立四营二连的战士们已经进入沉沉地睡梦之中。【查看详情

1968年6月4日,我积极响应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伟大号召,加入了屯垦戍边的行列,开始了我的知青生活。【查看详情

洗澡抓鱼那年夏天,七月的一天,气温还是蛮高的,尤其在烈日的阳光照射下也让人感到炙热。我们一帮战友打完马草,汗流浃背,看到山脚下的小河,那是辰清河的上游,顿生好奇……【查看详情

奔赴北大荒 1969年的 5月13 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那时还充满着文革的气息,在党中央毛主席所掀起的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的氛围中,我从大都市上海踏上了去东北边疆【查看详情

1969年8月底我穿上了军垦战士的黄棉袄,发棉袄的那天北京的天气很热,我把所有发放的棉服都穿在身上,满头大汗地对着镜子乐得直蹦。 就是这件来之不易、让我引以为豪的军垦战士的黄棉袄在来到兵团不到两年的时间却变成了一件蓝棉袄……。 【查看详情

1969年5月8日上午,我和我的好邻居、好大姐刁鸿霞即将离开生活16年的上海,在成千上万亲友送别声中我们登上了即将驶往远方的列车,列车停靠站为上海北郊车站(运输货物站)。【查看详情

龙镇车站是终点站,我们在这儿上了开往辰清的大卡车,龙镇到辰清的路算平稳,但营部到二连的路相当泥泞。5月冰雪刚开化,我们坐在拖拉机后带的爬犁上,有时陷得太深,75马力的拖拉机也要加大马力才能开出来。我一直坐在几位姐姐身边,害怕时就手拉手,怕随时会掉下去,身上也溅了泥汤,一个多小时到了连队。【查看详情

记得我们在北大荒的那段日子里,连里的领导就曾经传达过团部通报的狼吃人事件。在北大荒漫长的冬季,寒冷的夜晚,那时的我们也时常听到过群狼的叫声,感觉那种声音就像远远的、凄惨的人类哭声……。可是时至今天谁又会相信当年一个小小的我竟然真的从狼的嘴里抢出过一头已被咬死的小猪。【查看详情

二连有大约10-20位来自上海、哈尔滨的大龄知青。他们是文革中的高中生。如今应该都在花甲之外了。其中,一位老大姐丁国玉,(还有小弟丁国庆:当了兵)在2连举办了唯一的【查看详情

2连有老职工。最早的当属从二龙山前来支持的机务人员大李、小李兄弟二人。老李自持有技术,目中无人,一副老司机油条的样子,带着一支老式猎枪,也没有看到他打到了啥啥猎物。【查看详情

2连是武装农业连队。人人都有一根枪。刚发枪的时候,非常新鲜,整日里抱着它。倒是也擦得很光亮。然而,有了武器就要有训练。于是,即使在大忙季节也要早起1小时【查看详情

从兵团、连队回到家乡的人们,或多或少的都会带回来一些当年使用过的物品。而这些东东保留到现在,也已经有40年了。【查看详情

1974年,从北京、上海、哈尔滨探亲回来的知青自然要带回一些好吃、好用、好穿的东东。听说排里有战士回来,滕排长信步走到男宿舍。【查看详情

1970年末,新来的2连连长肖海臣(当时他还没有入党)配合指导员掀起一打三反运动,开展对司务长王洪洋的批判。【查看详情

到了兵团的2连。时逢连阴雨,全连没有一处干的地面,且必须光脚走在泥浆的“路上”直到大地封冻,足足2个月!【查看详情

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关心世界风云。这是当时身在边疆胸有朝阳的一个政要组成部分。然而,在那遥远的边疆,闭塞的很!哪有那许多消息!【查看详情

1969年9月,连队有几匹马。其中,最漂亮的是编号161的枣红大儿马。一天清晨,大家惊讶地看到,大马肝肠抛洒一地,早已气绝。【查看详情

一九六九年九月一日我们一大批十六七岁的初中毕业生,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的号召下,蹬上了北去的列车...... 三日清晨,火车带着疲劳、喘着粗气停在了北国的一个小站上,这个小站真是小的出奇,只有两间干打垒的房子,几个铁路职工,车站用小树的杆围成一个只能站立百十来号人的空地。【查看详情

一九六九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常时候来得更早一些。 九月三日,我们到连队的第二天,刚吃过早饭,天空就飘起了雪花,下雪对于生活在北京的孩子们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可九月份就下雪就显得太夸张了点……【查看详情

1969年9月5日,新兵分配工作了,有的去食堂、有的去战斗班,有的去后勤......我和几个同学被分到瓦工班,到瓦工班我是唯一的一个女生。【查看详情

在连队的时候,我们习惯叫比我们早来一年的哈尔滨知青叫老兵,其实他们根本就不老,从年龄上也就比我们北京的知青大两三岁,只是他们比我们早到北大荒一年多的时间……【查看详情

  北大荒的春季、夏季、秋季的山坡上、大草甸子上、沟塘边到处都开着鲜艳美丽的野花,远远看去,星星点点,色彩斑斓,给苍凉的荒原大地增添了无限的亮丽。【查看详情

更奇怪的是那年得阑尾炎的人特别多,得了阑尾炎在营部卫生院开刀后,得肠粘连特别多,几乎每个连队都有几名,因此营部的主刀大夫杨百成得了个外号“杨一刀”。【查看详情

在北大荒那些年,知识青年没什么书看,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连队传起了手抄本,有《基督山恩仇记》《第二次握手》《夜半歌声》《一双绣花鞋》《红与黑》.... 有一天团部下来命令不允许传看手抄本小说,要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斗争,发现谁看一律没收,并且要交到团部保卫科。【查看详情

说是回忆录,不过是随笔而已,没有精确的时间顺序,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全没章法。因为如果不这样写,我就会丢掉很多精彩的细节。而且写得这么细,主要是给后人看的,战友们对这些耳熟能详的故事比我了解得更多,算作抛砖引玉吧。【查看详情

记得七一年的冬天,连队为了明年的春耕准备肥料,把我从战斗排调到新建的积肥班任班长。从没接触过此项工作,我还不明白怎么个积法,只能干中学,学中干。好在赶车的老【查看详情

1969年11月11日,正值到达连队半周年,(当年5月11日到达连队的)那夜一把火烧毁了一栋二连战友辛辛苦苦造起来准备栖身过冬的土坯营房。 那是一栋男排宿舍,由于【查看详情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三团(六十四团)辰清二连 陈海生【查看详情

我们辰清二连,地处小兴安岭北坡,这里荒草丛生,山林稠密,野兽众多,什么野猪、野鸡、野鸭、野兔、狍子、狐狸还有熊瞎子,但动物中对我们危害最大,最为狡猾的要数——狼。【查看详情

六十年代末期,因苏联边防军开始入侵中国领土珍宝岛,中苏关系日益紧张,地处中苏边境生产建设兵团各团队屯垦戍边、备战备荒任务也日趋紧张,值班连队也相继增多。【查看详情

离开兵团连队生活快要四十年了,在城市里,别说骑马,就连马都很少见到,我这六十多岁的人,骨头硬了,身体也蹦跳不动了,马在跟前也不敢去碰。【查看详情

1969年2月,二连在新点安营扎寨了,虽然只有30多人,但是连、排两级领导的架子还是搭建起来了。由于当时上级还没派指导员来,连里的主要领导是副指导员孙世峰,连长是聂兆有,男排排长是刘文旭,我担任女排排长,【查看详情

二连虽然安营扎寨了,但面临的又一个生活难题是:如何解决生活用水问题,因当时连队还没有一口可供大家饮用的水井,所有的生活用水及饮用水全部是烧化的雪水,有时雪水上面还漂着一层草沫。【查看详情

在解决了取暖、吃水问题后,连队便开始进入了盖房阶段,当时的目标是:在进入冬季之前必须让大家住上带有火炕的房子。1969年5月份,上海战友来了之后,连队的规模已达到80人【查看详情

屯垦戍边、亦兵亦农,这是当年生产建设兵团组建的宗旨,建设边疆,保卫边疆,这是当时兵团建设的两大任务。因此,对于已经按照上级选点安营扎寨的二连来说,也要马上投入到生产活动中。【查看详情

连队经过近一年的建设,到1969年末已经初具规模,盖了十几栋房子,也添置了一些其他生活设施设备,人员也由年初的30多人发展到近200人,连队建制由原来的三个排扩大到五个排(含机务排),生产、生活、军训等基本上都走上了正轨。【查看详情

我在二连工作的近三年间,除了在没有火炕的帐篷里住了近一年外,其他时间都是住杆夹泥的房子。那时的房子其实很简单,薄薄的墙体、油毡纸房盖、单层的玻璃、没有门斗,开门就是室外,虽然室内盘有火炕,但屋子里仍然很冷,睡觉戴棉帽子、穿粘袜是常有的事情。 【查看详情

1969年的冬天是寒冷的,也是多雪的一个冬季,在这样一个冬季里,我们上山伐木或者备烧柴都要在没膝深的雪中行进,经常是这只脚从雪里拔出来,那只脚又要踩了下去,每个脚印下面都会留下一个个深深的雪窝,行走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查看详情

查看详情

七三年的夏天,我在连队马号喂马,那天晚上食堂让我帮个忙,为烧窑打夜班的人送下饭。我喂好马,一手拎着饭盒,一手提上马灯,就往烧砖的窑场走去。【查看详情

连队组建初期,不仅住宿、饮食等相当艰苦,而且还没有电灯,工作、生活的唯一照明设备就是煤油灯,外加手电筒。【查看详情

连队基建需要石料,派我们下山去拉石料,安排工作的人不太厚道,把我和傻子派上了。我到没什么,身强力壮,但傻子的脚前不久被砸了一下,脚趾粉碎性骨折,还没好利索,走起路来总感觉地不平模样像狗熊。【查看详情

记得那是1970年初,天气特别冷。那时连部设在一栋四处透风的房子里,房子很大,在里边立上几根木杆,用几张蓆子和油毡纸钉在上边把屋子隔成两间,东边的三分之二是连部,,西边的三分之一是女寝【查看详情

六一八即将来临。请大家回忆一下当时我们的活动和菜谱。在那个时节,我们已经进入三铲三铴。在大豆地里面战天斗地。有几次我们是杀了猪的。另外从加工连【领】来铁锅自【查看详情

七三年八月份的一个晚上,我在马号喂马,靠着马号不远西北边的荒地里一台拖拉机在作业翻地,发出阵阵的轰鸣声。突然间,只听见在机器的马达声中传来枪响,随即,拖拉机【查看详情

李坚 1969年9月1日,是我们北京兵终身难忘的日子。从这天起,我们就告别了学生时代,走上了工作岗位,进入了人生的新阶段。吴经建对1969年9月1日前后的回忆非常详细【查看详情

最近由于为知青作家马波(老鬼)制作老鬼文库,和他有了一些联系。他希望我在读完血色黄昏后,写写读后感。以下是我读了血色黄昏后的真实感受。现在发布在辰清二连文集中,用【查看详情

查看详情

查看详情

辰清二连北京战友庆祝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45周年视频 辰清二连北京战友庆祝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45周年照片【查看详情

辰清二连战友上海大聚会视频(第一集) 辰清二连战友上海大聚会视频(第二集) 辰清二连战友上海大聚会视频(第一集) 辰清二连战友上海大聚会视频(第一集)【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