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精彩网文

舒云著林彪事件完整调查 温都尔汗(上)

时间:2013-05-15 22:41:47  来源:舒云探访九一三事件博客  作者:舒云

第五部  温都尔汗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林彪为什么要跑?中国第二号人物的林彪没有理由跑,也没有准备跑,非常意外,坠毁更是蹊跷。有人说林彪座机到了蒙苏边境,这是不可能的,在蒙古飞行的时间不到半小时,只够飞到温都尔汗,没有时间飞到苏蒙边境。可是,为什么却坠毁在温都尔汗?虽然九一三事件当事人的回忆虽然已经不少了,但关键的东西还是缺失,未知数太多……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十五章  中国驻蒙古大使馆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古外交部突然拜会中国大使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中国大型飞机坠毁蒙古,死亡这么多人,这在蒙古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坠毁地点在蒙古肯特省贝尔赫矿区以南10公里处,离中蒙边界至少350公里,是蒙古的纵深地带,离肯特省省会温都尔汗不远。在坠机一天多以后,9月14日上午8点,刚上班,蒙古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电话通知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半个小时后,蒙古外交部副部长额尔敦比列格受政府委托,紧急约见中国驻蒙古大使。(参见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163-164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中国驻蒙古大使馆翻译)回忆:蒙古方面说,有一架中国飞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出事故,有9具尸体,当时提出抗议,让我们做出解释。(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文化大革命”十年,九一三事件正好在“文革”中间。受极“左”的影响,中国一直反修,反对苏修、蒙修,与苏联处于敌对状态。蒙古紧跟苏修,军事配合,制造很多事端,两国关系非常紧张。那时蒙古每天的广播都有反华的声音,只要集会,必定要反华。我们翻译就听有没有反华。听见反华几个字,后面就不听了,拍屁股就走,反华退场很多。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因中蒙关系紧张,中国驻蒙古大使馆连大使都没有,二秘当代办,后来去了参赞当代办。1971年两国关系开始缓和,不再像1969年珍宝岛战斗后剑拔弩张,双方重新互派了大使。1971年8月20日,中国驻蒙古大使许文益乘坐北京到莫斯科的国际列车抵达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刚到任才20多天,因馆务繁忙,许文益还没有拜会蒙古的这位外交部副部长。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正常情况没有拜会不能约见,事先也没有预约,显然事情又重要又急。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但是,完全没想到是中国喷气式飞机失事。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般讲,军用飞机、战斗机不可能上九个人,太多了;而客机一般也不会只有九个人,又太少了。看来这架飞机非同寻常。不是战斗机,又不是客机,是不是专机?这么大的飞机,至少不是一般人,肯定是首长。(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中国驻蒙古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都很吃惊,猜测,很多猜测。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古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说:“这件事我们通知中国大使馆迟了一些。因为事情发生在夜里,我们知道得也比较晚,有关部门也是到上午才知道。昨天天气不好,我们派人去出事地点了解了中国喷气式飞机失事的情况。经多方查证,飞机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乘员九人,包括一名妇女,不幸全部遇难。对中国军用飞机深入我国领土,我代表我国政府提出口头抗议。可以认为是侵犯了我国领空,我有关方面正在继续调查,我们保留对此事再次进行正式交涉的权利。”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古首先抓住主动权,把责任和可能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蒙方不明原因,推托也是可以理解的。小国嘛,中苏对立,它夹在中间,怕咱们做文章。虽然是摔了,但你是军用飞机,毕竟还是侵入了人家的领空,先下手为强嘛。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可是越境的飞机没有攻击行为,而且机毁人亡了呀。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是老外交官了,外交经验丰富,处理过很多重大事件,他思索该如何回答。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放缓了口气,说:“我第一次与您正式见面,很遗憾提出这样的问题。希望大使转告中国政府,并希望你们近期内就中国军用飞机深入我国领土的原因给予正式解释。”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感谢他的通知,说对于副部长提出的口头抗议,在我没弄清楚和了解事实真相之前不能接受。但我可以把此事转告我国政府。还说正当中蒙两国关系刚刚开始正常化的时候,我国飞机由于某种原因在蒙古领空失事,这当然很遗憾。但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我不知道蒙古方面对失事飞机采取了什么措施?另外出于友好方面的考虑,请蒙古方面帮助了解,这架飞机是因为什么原因误入蒙古境内的?今天我与副部长第一次见面,但我希望这不会影响我们两国关系的改善。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最后,许文益大使提出:“我们是不是可以派人到出事地点看看?”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作了一些解释后说:“飞机失事近两天了,但只发现九名乘员的尸体,当时没有一个人活着。现在天气还热,较长时间保存尸体比较困难,需要以某种方式掩埋。大使提出派人到现场,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是你们的正式要求?”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说:“可以这样理解。”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说:“我们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对于中国飞机进入我国领土的原因,相信大使会做出努力,使中国政府近期做出解答。希望使馆尽快通知派什么人去,何时动身?”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如此这般,似乎蒙古发现了失事飞机的某些秘密,急切想知道更多。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方对这次飞机失事的态度还比较克制,虽然口头抗议,但语气缓和,很快同意并安排我们到现场视察。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点30分,许文益回到大使馆,决定立即向国内报告。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大使馆没有电台,只能通过蒙古电报局。但蒙古电报局说,线路不好,最快也要四个小时以后。急中生智,许大使想到大使馆有一条直通北京的专线,那是50年代中苏关系友好时在北京和莫斯科之间架设的高频电话线,北京和乌兰巴托也顺便安装了一部。后来中苏关系恶化,专线电话也就关闭了。半个小时后,要通了北京,但北京电话局说外交部的机器坏了。许大使决定先打国际长途电话,通知外交部有重要情况报告,要求启用专线电话。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经过一番周折,14点20分报回失事飞机的情况。(引自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164-166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去坠机现场的时间一拖再拖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4日11点50分,蒙古外交部来电话,同意中国大使馆派三个人去现场。并说专机已经准备好,下午即可动身。可是这时还没有给国内打通电话,到失事现场事关重大,没得到国内指示前,不能冒昧行动。于是大使馆借口尚未准备好,请求推迟起飞时间。午饭后不久,蒙古外交部又来电话催,说专机已经准备好,13点左右出发。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还是请求推迟。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直到18点,终于盼来国内指示,要许大使亲赴现场,详细观察飞机失事的原因,飞机残骸可以拍照取证。如有尸骨应要求带回,没烧完的文件物品要求转交我们,写明清单和收条,并注明如有蒙方取走的物品和文件,也希望查出交还我们。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封电报有意回避了飞机的性质和死亡者的身份,但许文益已经感到“事情”比预想的还要严重。如果是一般的失事飞机,使馆工作人员去看一看就行了,没有必要“惊动”大使。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先报的人员名单,只是孙一先带两名翻译。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此时蒙古外交部已经下班,他决定打破常规,紧急约见额尔敦比列格。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晚上有外事活动,会见安排在20点。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说:“奉政府之命,失事飞机可能是由于迷失方向,误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国境,对此我们表示遗憾。对蒙古政府愿意提供飞机并指派领事司长陪我们到现场视察,表示感谢。我将亲自率有关人员前往现场,请蒙方给予帮助。”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马上问:“误入之说,是否是正式答复?”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说:“可以这样认为。”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否是最后答复?”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为什么这样紧追不舍?许文益也警觉起来。他思索了一下,说:“这是我国政府在得到使馆的第一次报告后给我的指示,是正式答复,但我理解不是最后的答复。”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问:“失事飞机是从哪里到哪里?朝哪个方向飞?是怎样迷失的方向,误入我国领土的?”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坦率地说:“目前为止无法答复。”并反问,“蒙古方面是否有飞机失事的进一步材料提供给我们?”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额尔敦比列格也非常谨慎,说:“暂时没有。”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其实这时候蒙方是明知故问,他们已经从三叉戟内的航图上看到了标出的航线,知道飞机是从中国北京穿过失事现场,一直到贝加尔湖附近的伊尔库茨克。大概是他们想从中国大使嘴里套出更多的话来。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表示明天上午动身,额尔敦比列格同意,让中国人作好明天赴现场的准备。他对中方未能及时派人赶赴现场有点抱怨,说:“飞机失事两天了,等你们到现场大概要60多个小时了,天这么热,如果尸体变化太大,我希望你们不会提出更多的问题。”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马上将约见情况报告国内,翌日凌晨得到国内指示:“尽量争取火化,将骨灰带回。如火化有困难,可拍照取证,就地深埋。竖立标志,以便以后把遗骨运回国内。”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候蒙古也有些“明白”了,先是迟迟不动身,然后紧急约见蒙古外交部副部长,中国大使还要亲自出马?看来外电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飞机的乘员中肯定有不一般的人物,否则不会惊动大使的。(参见许文益著《历史赋予我的一项特殊使命》,见中央文献出版社《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19956月第一版,128-130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回忆:当时我们感觉到不是一般的事件。具体往谁身上想,谁也不敢想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林彪。那时林彪红得发紫,谁敢往林彪头上想呢?后来知道是林彪,所有的人都很震惊,为什么震惊?林彪都写进党章了,(毛)老人家还信得过谁呀?反过来,又想为什么?那么多高级领导人,出生入死,都打倒了,就这个写进党章的接班人跟老人家,究竟为什么?(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去坠机现场的时间一推再推,现在轮到中方催促蒙方了。蒙古人似乎不那么着急了,借故一推再推。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一先回忆:9月15日早上8点,我们每半个小时就催问一次,询问什么时候到现场。蒙方先说不知道,后来又说温都尔汗天气不好,不能接受飞机降落。其实天空非常晴朗,万里无云。拖到13点30分,蒙古外交部终于说,专机14点30分以后可以起飞。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原来从赤塔飞来的苏军直升机正在坠机现场,不能让他们同中国人“撞车”。直到苏联人在现场“折腾”够了,中国人才被允许前往。后来才知道,苏联人9月14日去了一趟,9月15日又去了一趟,所以推迟了我们前往现场的时间。(采访孙一先笔记,2000817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方也调整了“战略部署”,组织起一个庞大的视察班子,有边防内务军事务管理局处长桑加上校,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高陶布,外交部二司专员古尔斯德,国防部副处长达木丁上校,边防内务管理局桑加上校等官员,还有航空、法律、法医等方面的专家,法律专家达希泽伯格,民航局专家云登少校,法医莫尤,卫生组组长桑加道尔吉大夫、卓乃大夫,肯特省检察长乌尔金道尔吉,以及报纸和蒙古通讯社的记者,以及电影摄制组等等,足有几十人,看来蒙方也是相当重视的。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架伊尔-14飞机送中国大使等四人和蒙古的庞大班子去坠机现场,起飞时间14点45分,航程300公里。15点46分,到达温都尔汗“土机场”,飞行时间是61分钟。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温都尔汗“土机场”确实简易,没有塔台,只有几间平房,几辆电台车。在草地上垫了层红粘土,就成了跑道。机场周围看起来非常平坦,没有土包,也没有高树。但是机场没有夜航设备,也就是说,到了夜间,和草原没有什么两样。参见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178-187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回忆:我们在温都尔汗机场坐两辆嘎斯69,直奔坠机现场。(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一先回忆:我们的汽车从温都尔汗出发,沿东北方向的沙土公路和克鲁伦河,行驶一个小时,转向东北,进入丘陵草原。一路上荒无人烟,除断续的馒头形土包外,还有二、三十米高的石头山,汽车在丘陵间颠簸,常被高高弹起。向东北方向走了不到一小时,离开沙土公路,拐入正北一条草丛小路。这里很少有车辆通过,车胎压得枯草吱吱直响。小道左边是一连串较高的山丘,右边是一片向上的漫坡,坡顶是烧焦的草地。(采访孙一先笔记,2000817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近18点,大使许文益和孙一先、沈庆沂、王中远到达位于温都尔汗西北的坠机现场。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看来坠机现场的火烧得很大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爬上漫坡,首先进入眼中的是倒梯形的焦黑草地。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站在高处望去,256号三叉戟是由北向南迫降,着陆点正好在盆地中央,坠毁在盆地南半部。飞行员对迫降的地点有选择,飞机从低向上走,以此增加一定的阻力。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是一块被牧民称作苏布拉嘎的不太规则的长方形盆地,除了西边是向下的漫坡,其它三面都是起伏的土丘。盆地南北长3000多米,东西宽800多米,平坦得就像人工铺成。到处是9月没膝的干枯茅草,草根盘结,脚踩到沙土上有种软绵绵的感觉。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问:“是否知道飞机失事的具体情况和原因?”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方说,飞机发生了不明原因的故障。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蒙方撰写的《现场调查纪要》中,说该机是在没有外来影响下,而由于自身的不明原因,降低飞行高度,试图用腹部着陆时,右翼撞地,造成严重损坏,因此发生爆炸而失事。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古警察图瓦尼·久米第一批到现场,他看见三处大火。后来美国新闻记者问他,他不知道哪一处先起火。他从车中下来,没走两步,几乎被什么绊倒,地上是一具背朝上的尸体。黎明时的现场是一幅可怕的场景,九具尸体散成一线,大火几乎烧光了他们身上的衣服,只剩下手枪皮套和腰带,当天从200英里外的首都乌兰巴托赶来的蒙古外交部副部长杜格瑟仁金·额德毕力格说,几乎不可能辨认出飞机上任何一个人。但飞机印记、毛像章、笔记本等,都表明这是中国人的飞机。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司长高陶布进一步解释说,凌晨2点30分左右,贝尔赫萤石矿的夜班工人听到一声很响的爆炸,随即发现东南方一片火光。连忙叫人,分乘两辆卡车到现场灭火。蒙古政府有规定,草场着火,必须马上扑灭,否则要受罚。工人到达现场,火势还很猛,透过火墙看到失事的飞机。他们一面扑火,一面向温都尔汗当局报告。伊德尔莫格县的牧民也赶来了,一齐把火扑灭,这才看见九具尸体。等省里来人,天已经快亮了,这才调公安部队看守,并报告乌兰巴托。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中国驻蒙古大使馆的同志看过现场后说,飞机冲出1000多米,第一次落地没爆炸,跳起来。第二次落地折断了右机翼,机身因此破裂着火。人可能是被猛烈的冲撞甩出来的,草地上一片狼藉。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从盆地中央开始,由北向南,呈倒梯形,约800米,宽30至200米的草地全部烧焦,散落一块块飞机残骸,靠近焦土的南部,是散落的尸体。盆地中央,有一道由北向南的S型擦痕,飞机着陆点以南约30米长的草皮被机腹压实,说明飞机是肚皮擦地着陆。飞机弹跳了30多米,才开始进入大片焦土。机身似乎失去平衡,倾斜触地。西侧平行处,是右机翼划出的深约20厘米的一道槽沟。再往南,擦地痕迹消失,进入燃烧区,飞机碎片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面积越来越广。最北头飞机翅膀擦地的痕迹很重。飞机肚子擦地平衡,翅膀擦地产生高温,就产生爆炸,速度很快,一个翅膀擦地翻滚爆炸。标有“256”字样的翼尖断成两半,一个断机翼上写有“中国”两个大字。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最显眼的是机头西北60米处斜卧的机尾,有三层楼房那么高,是从中发动机的进气口处炸断的,只剩一段发动机外壳与尾部连结。再往前,逐渐看到机身的较大碎片,机身的蒙皮,发动机底部的包皮,很大的弧形机身,连着摔碎的舷窗,炸瘪的发动机尾端喷口,一扇门从合页连接处炸开……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孙一先注意到一个炸掉大部分外壳露出内腔的发动机反推力装置,机尾没有着火,末端断裂处露出一大堆五颜六色的杂乱电线,有的电线露出铜丝,有一条粗电缆连着一个碎片。机尾垂直舵没有损伤,右水平舵尖卷曲,左水平舵插在泥沙里,支撑斜卧的整个机尾。垂直舵前竖板上是喷涂的五星红旗,旗下方是机号“二五六”。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机头灰烬前方80米处,烧焦的草地头,有一个从根部炸断的起落架,起落架上完好的轮胎,滚到南边200米处。它的后面朝北偏西的一条弧线上,散布着三堆尸体,机尾被远远甩到机头的右后方,靠近烧焦的草地边。看来机上人员和机尾都是在机身炸开的一瞬间甩开了的。但它们并不在一条直线上,令人有些不解。机尾离机头大约60米,最远一具尸体离机头大约50米,说明飞机爆炸的猛烈。从机头到机尾这条东南到西北的斜线上,与三堆尸体朝北偏西那条弧线,大约成30至40度的夹角,全是飞机上的残片。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叫多拍些照片,仔细观察失事原因,以便送回国内研究鉴定。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二秘孙一先爱好摄影,正好有了用武之地,他抓紧黄昏前的光线拍了好多卷。回国汇报时没带全部照片,只是挑了一些好的,剩下大量的底片留在大使馆。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这些底片还在不在?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坠机现场的尸体大多仰面朝天,四肢叉开,头部多被烧焦,面部模糊不清。很显然,这是飞机坠毁摔撞燃烧造成的。孙一先把现场的三堆尸体由北向南编成1至9号,从各个角度拍下来。尸体分成非常明显的三堆,事后查明,机尾的一堆尸体,1号是林彪座车司机杨振刚,2号林立果,3号刘沛丰。中间的一堆尸体,是4号特设师邰起良,5号林彪,6号机械师张延奎,7号空勤师李平,这个位置似乎是在位于前舱的高级房间里。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如果说坠地的位置就是机舱中的位置,那么,飞行员潘景寅和叶群在机头位置,机尾是林立果和保护他的刘沛丰和林彪司机杨振刚,林彪则在机舱中间的高级房间,保护林彪的是三个机械师。当然也可以这样考虑,大型飞机在野外迫降非常危险。过去林彪一家都是尽量避免坐同一架飞机,这次三个人“挤”到一起,又赶上危险的野外迫降,要死别全死,分在机舱的三个地方,没准还有哪位命大者能“侥幸”?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可是林彪不让儿子保护,为什么也不让司机杨振刚保护?据林彪秘书介绍,林彪一向怕生人,那为什么在准备迫降时,林彪却让素不相识的三位机械师保护他,而不让儿子或司机保护他呢?至少应该让林彪司机充当保护者。儿子和司机也同样身强力壮啊!难道林彪在飞机上知道正飞往苏联,而非常生气?否则如何解释九个人的机内位置呢?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机头烧成灰烬,驾驶舱的火势最猛,铝合金机壳都烧成了灰。位于机头的是8号叶群,她占据了副驾驶的位置。9号是驾驶员潘景寅。他头朝向东,向着烧毁的机头。潘景寅个子高大,体格魁梧,衣服基本烧光了,只剩下裤腰碎布及一截腰带。两手掌及手指烧焦,鼻子和眼睛全部焦糊,头发烧焦。胸部左右锁骨上下,各有一大片皮肤绽裂,腹侧及两腿也烧焦了。潘景寅的姿势是仰面朝天,两臂上伸过头顶,手心朝前,两腿叉开,左腿挺直,右腿弯曲,脚跟蹬地,像是要挣扎着站起来,看来死前非常痛苦。(参见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187-212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回忆:潘景寅烧得最重,奇怪的是与他在一起的叶群烧得最轻,虽然同在机头,叶群可以躲。而潘景寅操纵飞机,火再大也只能坚持。再一个潘景寅穿着军装,叶群不一定穿军装,里面至少不是的确良。所以叶群简直就像卧在那里熟睡,有的皮肤烧红了,有的皮肤还没有改变颜色,还是白的,只不过烧光了衣服。叶群的头发基本完好,面部没有烧黑,只有额前略有焦糊,右颧骨连着眼角处,烧焦了银元大的一块。左嘴角被火烧歪,露出上排白牙。眉毛烧焦但没有脱落,眼睛半睁着,似乎向前看,两臂贴地斜伸,手心向上。左臂内侧绽裂酒杯大的伤口,肌肉外翻。估计这位“空中小姐”不年轻了,有30岁左右。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我们都没有处理过飞机爆炸,想象不出来现场是个什么情况。正常死亡见过,追悼会,死者经过化妆。去前有预案,我到医院要些手套,消毒品,带去也没用,我们没碰尸体。九具尸体并不像通常飞机失事那样,摔碎烧焦,而是有头有脚基本完整。大多是皮肉挫裂,骨骼折断,烧伤严重,但没有烧焦。由于燃烧时一氧化碳中毒,尸体皮下呈樱桃红色,亮晶晶如蜡人一般。好在蒙古9月天还比较凉,尸体没有太大变化,要是7、8月就……(参见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187-212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周恩来提出要回尸骨,但不了了之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周恩来指示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亲自起草给驻蒙古使馆的指示电,大意是,请许大使约见蒙古副外长,奉政府指示,讲明三叉戟迷失方向,误入蒙古人民共和国领空,自行坠毁。中国政府对此表示遗憾。对蒙古政府在寻找飞机残骸、埋葬死难者遗体和清理死难者遗物等方面所给予的协助,中国政府表示深切的谢意。应死难者家属的请求,中国政府决定把九具死难者遗体运回中国正式埋葬,或就地火化,带回骨灰。为此,中国政府请蒙古政府惠予协助,并希望蒙古有关单位将死难者的所有遗物交还我方。(参见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205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因为9月还比较热,蒙古方面建议就地安葬。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古方面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飞机上,由于中国政府道了歉,也没有再为难。但他们很“狡猾”,要求中方提供死者名单和身份。周恩来考虑,苏联当时还不知道林彪叛逃的情况,怕因运回尸体问题同蒙古发生争执,会提醒苏联,就同意了蒙方的建议。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两天后许文益催问,要求运回遗体,还催要死者遗物。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方态度又强硬起来,反问为什么中方还未就失事飞机做出书面正式解释?策伦朝达勒司长说,今天已经是25日,中国政府还未就中国飞机侵入蒙古领土一事做出正式解释,对此只能表示遗憾。既然遇难人员的身份已经清楚,死者亲属是有具体人的,因而机上人员究竟是谁也就清楚了。希望中方将他们的姓名、年龄、职务和照片提供蒙方。蒙古政府只有在研究中国政府的正式答复后,才能考虑对中国政府的要求予以答复,如果你们拖延答复,会不会产生不适宜的情况,我对此表示担忧。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处理国际空难,哪有要死者职务和照片的?有点太“热心”了吧?还非要对方写一个为什么“误入”的书面材料。他们明明知道中国不会接受,为什么这样无理要求呢?看来,蒙方如此强硬,与飞机失事以来国际上的纷纷传闻不无关系。后来得知,此时苏联和蒙古已经揣测失事飞机上有大人物,究竟是谁还不能断定。因为苏联要对死者尸体进行检验,所以蒙古当局千方百计阻止中国运回尸体。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九一三事件发生后,中国高层首先要保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能让林彪在飞机上的事实扩散。只有保住密,才能把引发战争的政治事件化解为一般的民航事故,迷航嘛,误入蒙古。所以中国没有坚持要回尸骨。(参见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271-272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回忆:国内没指示,我们不好行动,包括遗物。(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第二堆和第三堆尸体间,有一个方形食品柜,旁边是一堆搜集起来的杂物,有一堆鞋子,有飞行人员的两个图囊,一个烧剩一半,另一个基本完好。打开看,里面的航图没有了,只有几支红蓝铅笔和黑铅笔。图囊旁是一堆手枪,一共六支,还有一支微形冲锋枪。子弹散乱放着,还有两个枪套和几个空弹夹,没有发现空弹壳。还有一个64开的小本子,后来才知道是林立果的“讲用报告”。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中国人问,为什么要一起堆放?蒙方解释怕丢失。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机上的人不可能背空文件包走嘛。看来在中国人到达之前,蒙古人和苏联人对现场进行过整理。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引人注意的是尸体都没有戴手表,也没有穿鞋。因为飞机迫降,冲撞扭曲得很厉害,乘客必须把身上的硬东西,如手表、钢笔、眼镜、手枪等取下来,以防冲撞时扎入人体。也不能穿鞋,紧急出口放下充气滑梯,穿鞋可能把充气滑梯扎破,或一旦被绊住要翻跟头。这说明机上乘员都做好了迫降的准备。(孙一先著《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1月第一版,207-208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回忆:对现场的初步看法是,一、蒙古方面基本保持了飞机失事现场,他们用白布覆盖了尸体,并承认有些文件已经搜集保管起来。草地上还拾到九块手表等,个别烧坏,有的还很名贵,已单独保管起来。二、飞机是由不明原因紧急着陆,机上人员都作了紧急降落准备,但飞机着地时失去平稳,右机翼触地引起爆炸燃烧。三、飞机的毯子上有巴基斯坦航空公司标记“PIA”,说明飞机是从巴基斯坦买来的。但不知机上是何人,为何在蒙古失事?现场的情景使许文益感到问题重大复杂。视察完毕,天已经黑透,蒙方一再提出蒙古没有火化习惯,尸体只能土葬,提出马上选择墓地,连夜挖墓穴,明天安葬。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表示同意。(参见许文益著《历史赋予我的一项特殊使命》,见中央文献出版社《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19956月第一版,128-130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翻译王中远选择了墓地 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回忆:坟场是我选的。我不懂风水,面朝祖国,朝向东,小山包上。我们不了解情况,当九位同志,也许是高级首长。不管怎么说,是中国飞机,中国人,要处理好,当时我们的心情沉重。在现场草图上,我用红铅笔标出墓地,写着中国烈士,我们不知道情况,国内对我们不交底,主要为了保密。(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9月16日,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中国大使馆的官员第二次去坠机现场。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古司长高陶布问许文益大使,法医是否可以开始工作。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认为死因十分明显,死者是由于飞机失事而死亡是清楚的,所以没有必要进行解剖,不必再折腾了。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因此双方商定不进行法医解剖而埋葬。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蒙方士兵连夜挖大坑,长15米,宽3米。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赶做了九口白茬棺材,蒙古士兵将每具尸体都用白布包裹,由北向南编为1至9号,按编号入棺。9号尸体(潘景寅)身躯高大,爆炸瞬间两手上举,僵硬了。棺材很小,勉强装进去,却不能合盖。蒙古士兵请示是否可以折断,高陶布看看许文益大使。许文益大使痛苦地点点头,只听咯吱咯吱的骨折声。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之后蒙古士兵钉上棺盖,用汽车拉到墓坑边,按编号逐一下葬。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按蒙古习惯,死者应覆盖红边的长条黑布,然后盖棺。但是来不及了,只好在九具棺木上覆盖整幅红布,上面再覆盖稍窄的黑布。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高陶布对此表示歉意。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问:“昨夜提出的关于墓碑和放纪念物的问题是怎样考虑的?”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高陶布说:“墓碑暂不定,纪念物可以从飞机残骸中选一个,不写字。”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沈庆沂出主意,把写“中国民航”的两段机翼放在上面,蒙方推说太大,不容易搬动。王中远说不如把机尾炸掉的那个发动机进气环搬来。高陶布和桑加互相交换了眼色,表示同意。蒙古士兵用汽车把进气环和环中间的分流锥拉来放在坟头上面。(参见许文益著《历史赋予我的一项特殊使命》,见中央文献出版社《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19956月第一版,136-138页)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回忆:棺材在墓坑里排成一排,每人一锹土。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许文益大使和高陶布、桑加上校分别执锨填土。接着孙一先和王中远、沈庆沂也填了土,最后由蒙古士兵填埋,堆起略高出地面的坟头。每具棺木的头顶都竖立一块高出地面的木牌,涂着红色的阿拉伯数字。写上“中国九同志之墓”,只好这样写,也不知道姓名。(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火后仅存一份个人证件,是林立果进出空军大院的出入证,被蒙古人拿走了。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王中远回忆:我和老孙勘测现场,有一具尸体,衣服烧没了,的确良军装四个兜,兜在底下,里面有一张底片,看出是在颐和园的冰上,看不出是谁。还有一个出入证,编号0002号,空军大院林立果,男,24岁。林立果我知道,我在北京大学读书时知道他是林彪的儿子。但当时没多想,而且说了也可能引起别的麻烦。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1点,九名死者被安葬在距失事地点西边1.1公里的无名高地的东坡,东经111°17′40″,北纬47°41′20″。(采访王中远笔记,2005615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30年后,北京电视台《蒙古纪行》专题组去找过墓地。找了七、八个小时,天眼看快黑了,还没有找到。都准备放弃了,这时来了一辆摩托车,上面坐了三个当地人,在他们带领下才找到。太不好找,风雨早把坟头扫平了。当时堆的坟堆也不是很大,又是松土,而且苏联人两次去挖坟。30年过去,没有人上坟填土,蒙古荒原风沙又大,已经没有坟墓的痕迹了。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1年9月,林彪女婿张清林和黄吴李邱各自的大儿子来到温都尔汗。这是林彪坠机40年后第一次有家属祭拜。但是他们没有用GPS定位系统定位,祭拜的是不是林彪等九人墓,也很难说。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12年7月,林彪专机飞行员潘景寅的女儿潘鹭随凤凰卫视专题组来到温都尔汗。这次用了GPS定位系统,但是按蒙古当年的定位,却不是坠机地,实际的坠机地东经和北纬最后两位数是不一样的。不知道是当年蒙古定位不准,还是根本就祭拜错了。最后绕了一大圈,无奈还是到张清林等人祭拜过的地方。潘鹭放上两个装满鲜花的花篮,撒了一瓶酒和几把糖,默哀三分钟。她表示代母亲完成了心愿,不远的将来,她还会和姐姐、弟弟再来祭拜父亲。76F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