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十四连的才女 杨绥萍——李桂茹

时间:2011-04-25 22:19:29  来源:  作者:李桂茹

   每当想起杨绥萍,高个,白里透红的脸上,两个浅浅的酒窝,两只微微发黄的大眼睛,满头的自来卷长发,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如花似玉的杨绥萍,堪称十四连一只花。

    杨绥萍是高干子弟。父亲杨和庭是延安老干部,在解放初期,曾任新疆自治区付主席,随着建设新中国的步伐,来到了黑龙江省任统战部长、黑龙江省付省长。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产物、红卫兵小将,在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号令下,打倒了走资派杨和庭,并踏上一万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杨绥萍,一夜之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那曾经令她无比自豪的、老共产党员、老革命干部、疼爱自己的父亲,如今成了阶下囚。没有了亲人也断了经济来源,一切日常生活都要自己打理。她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那年她才17岁、、、、、、

    能歌善舞的杨绥萍,那双美丽、清澈的大眼睛,没有了往日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惊恐、忧郁。没有人关心她,更没有人帮助她,她像孤儿一样,甚至不如孤儿,前者只是缺吃少穿,而她,还有政治上的打压。她最喜欢的唱歌、跳舞,歌颂毛主席的资格被取消。处于青春期的女孩,承受着她不该承受的压力。她的心灵受到了打击。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发表了,她以为看到了阳光,看到了希望。她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雄心勃勃的来到了边疆,决心在这里脱胎换骨、大干一场。干活儿她挑最累的、背草她背的像小山一样、若她一人的力量根本背不起来,需要前面一个人拉,后面一个人椆,这样她才能站立起来行走,从远处,看不到她的头,只见草垛在移动;挑砂、她的两只土蓝装的最满,扁担压的弯弯的、、、、、、她拼命的干活儿,不多说话、、、、、、

    然而,恶运还是没有放过她。在革命还是反革命的恐吓、威逼下,她选择了革命,革自己父亲的命,与家庭、父亲划清届线。殊不知,就是这次的选择,给她返城之后的悲剧生活埋下了种子。她开始四处讲用,用她的亲身经历感动了多少知青?用她的现身说法鼓舞了多少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她的才能得到了发挥,她带领着宣传队,编排组织一些应时的节目,吹拉弹唱、丰富了连里的业余生活;写批判稿,她是老手,每次都有新作;批判会上喊口号,她的嗓门儿最大。她红极一时,她得到了重任,她升任了排长。、、、、、、

    杨绥萍返城是为了照顾年迈多病的父亲。在看到南征北战几十年、建设祖国十几年、被监禁丧失自由几年的父亲躺在床上、痛苦不堪的样子,她的心疼了,她开始反省自己,她不该为了自己所谓的前途四处演讲;她不该在父亲需要帮助时和他划清界线;她不该在父亲遭到冤假错案时,在浑身流血时再扎上一刀、、、、、、她悔不该,她在悔恨中不能自拔,她迷失了自己,她精神崩溃了、、、、、、

    她是一个善良的人。记得是一年的冬天,东北的冬天,可想而知零下30多度,不知她又到哪里去讲用,只见她坐在马车上使劲搓着两只冻的红里发白的手。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还要坐将近两个小时的马车到20连,我毫不犹豫的把我母亲亲手给我缝制的棉手套摘下给她,她也迅速接过手套戴上坐着马车下山了。刺骨的寒风,吹在我刚刚从热呼呼的手套里抽出来的手上,像针扎一样疼痛。后悔把手套给她的想法一下就冒了出来,因为我也没有多余的手套。那时,小卖部品种稀少,也不卖手套。后悔两个字笼罩了我一下午。傍晚,车老板儿老苏的儿子小贺子到女生排给我送手套来了,看到失而复得的手套,我为我的小人小气而汗颜和自责。我推测:杨绥萍到了20连,迅速到供销社买了手套,便叫赶车的把我的手套带回来了,并嘱托赶快送回来。从这件小事就可看出善解人意的她不是自私的人。只是在那荒唐的年代,造就了荒唐的人和事。

    据说,他的丈夫对她非常好,经常带她四处走走,黑河也曾留下了她们的足迹。目前,他们老两口和孩子都在北京居住,享受天伦之乐、、、、、、      、{感谢冯平提供的详细的资料,希望他一如既往的关心杨绥萍。我们共同期盼杨绥萍早日恢复健康,回到现在的14连,其乐融融的14连。

    作者:三团十四连 李桂茹

2010 、12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