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我的知青岁月——黑河张地营子

时间:2014-09-12 23:27:00  来源:路明博客  作者:周路明

1.jpg  

1.jpg

    我的知青岁月——张地营子(1)自序

      春种、夏锄、秋收,繁重艰苦的农活,让我们经受了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脱胎换骨般的磨练,与此同时,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与农民们更为接近的思想感情。上山下乡,使我们在艰苦中认识了农村,也进一步认识了我们的祖国;上山下乡,使我们锻炼了体魄和意志,造就了吃苦耐劳、坚韧进取的精神;上山下乡,使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打下了永不磨灭的烙印,熔铸成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我们承载了太多的岁月沧桑。

     [详细]

 2.jpg

   第一篇  劳动锻炼 第一章 我插队的地方

      经过农村的“战斗洗礼”,人变得又黑又瘦,风吹日晒、繁重的体力劳动和当地的粗粮使人的模样发生很大改变,一下子有了老相,还多了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农村人特有的“气质”。
      经过四天三夜长途跋涉,于1970年4月12日晚到了黑河,这里是黑龙江由东西向转为南北向的转弯处,当时气温零下9摄氏度,街道上除了不太亮的路灯外没有其它光亮,对岸苏联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的电视塔上挂着的一长串红绿灯显得格外刺眼。

[详细]

2.jpg

    第二章 三次修路经历

       民工这个字眼在今天是再熟悉不过了,就是脱离了耕种土地的农村劳动力到城市谋生的一个巨大群体。民工在城市的社会地位是最低下的,他们没有城市户口,在社会保障、就业、住房、医疗和子女教育等方面不能和城里人享有同等的待遇。其实在我下乡的那个年代就有民工,区别在于那时的民工是从农村有组织的被派出去的义务工,也不存在歧视问题。在农村也有政府管辖的公共设施需要建设和养护,如公路、堤坝、水库、沟渠和林业等等,政府主管部门不可能有这么多劳动力来实施这些项目,因此就把劳动力指标摊派到各个公社、大队,从农村抽调劳动力为社会尽义务。

[详细]

 3.jpg

   第三章  在大田里经受锻炼

    在地营子捆地
    1970年7月从跃进公路回到生产队后即被派到地营子捆小麦,那是我第一次干农活。由于康拜因(谷物联合收割机)不够用,只能采用马拉收割机,属于半机械化的农活,那块小麦地很大,有27垧,一垧15亩,也就是405亩,马拉收割机是从外到内围着小麦地转圈把小麦割倒,然后再由人工把小麦捆成个子,最后再由另一批人把小麦个子在地里码成垛,等以后用马车运走。一个当地青年捆一圈(外圈)大约一个半小时,我们知青刚开始不熟练,被安排两个人捆一圈,第一圈下来,我和另一个知青用了两个小时,因在跃进公路拉肚子身体还没有得到恢复,累得眼睛发黑,那天气温有33摄氏度,地里没有水喝,汗也出完了,后来学医才知道,那一天表现出的是中暑症状。

 [详细]

 4.jpg

   第四章 在地营子造房子  第五章赶马车上山砍柴

      1971年8月捆完地,葛队长让我留在地营子跟老乡一起造房子。在此之前,地营子只有一间“木刻楞”,所谓“木刻楞”就是将原木横放,做成一个个长方形木框,叠在一起就成房子了,一般也就是春种和秋收有人住在那里,3个队的人住在一起,那里的活干完就撤,其它时间都空着。此外还有3间小屋,分别盖在3个地方,相距都在1公里左右,这3间小屋分别住着3个生产队派来的3个老人,一队的是老刘,二队的叫关明武,三队的叫徐再松,任务是看房子,这是真正的孤独老人,没有老伴,有什么意外或急病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

[详细]

 5.jpg

    第六章  评工分  第七章  认识耿昶夫妇

       生产队评工分是农村的一大特色,也是一大看点,人们的亲疏远近、善恶美丑和品行修养全都暴露无遗。工分是养命的钱,“分分小命根”,平时再高尚的人这时也不会跟你谦虚的;评工分也关系到一个人的脸面,涉及到今后怎样立足的问题。我参加评工分的次数不多,尤其当大队赤脚医生后,我的工分都是平均分,由大队几个领导议一下就定了。以下是几次评工分过程中看到的情景。

  [详细]

 6.jpg

   第八章 务农不忘业余爱好   第九章 学习做木工活 

      受我姑父的影响,这个业余爱好从12岁就开始了,从矿石收音机、电子管收音机到半导体收音机都尝试过自己制作,我还自己设计制作了一台万用电表,1969年装了一台6管超外差式带短波的半导体收音机,花费达60元,此前还装过单管、双管和4管半导体收音机。当年在马路上开着半导体收音机也是一种时尚,会引来人们的关注,在黑龙江那台半导体收音机为我做了不少“广告”。

  [详细]

 7.jpg

    第十章  旅途轶事  第十一章 我也有了“三大件”第十二章 谈婚论嫁”

    回家探亲一个单趟在路上需五天四夜或四天四夜,期间要换乘好几次车,有两条线路可走,一条是从北安到哈尔滨再到上海,需五天四夜,路费51元;另一条是从嫩江到齐齐哈尔再到天津转车到上海,需四天四夜,路费50元,一个来回需要花费100元。有人很形象地说:“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又还给了铁道部”。那时我所在的生产队收入不错,对这个价位的开销尚能承受,而大多数农村就没有这个条件了,即便离上海较近的江西、安徽,路费只有区区十几元,而那里的知青是无力承受的。

 [详细]

 8.jpg

    第十三章 安全生产状况

        “安全生产”这四个字几乎伴随了我整个职业生涯,由于学的是石油储存专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石油化工行业,一直与汽、煤、柴油等化学危险品打交道,在这个行业安全教育天天不绝于耳,安全生产是头等大事,然而生产事故每年都有报道。在“安全第一”的石油化工行业里尚且如此,在缺少安全意识、缺少安全教育的农村又该是什么样的状况呢?以下是在张地营子下乡期间看到和听到的几个案例。

   [详细]

 9.jpg

  第二篇 赤脚医生 第十四章 参加赤脚医生培训 第十五章 第一次观看外科手术

      农村的饮水问题、厕所问题、洗澡问题、健康问题仍需要改善;提高生活质量、改善医疗条件、树立正确的健康理念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这是一项系统工程,具有前瞻性和科学性,任重而道远。
 
    因沈国平1973年到佳木斯医学院读书,大队少了一个赤脚医生。9月份的一天,大队妇女主任于海兰在去大队部的路上碰到我,告诉我明天和邹耀光一起到公社卫生院报到,参加赤脚医生培训班学习。

 [详细]

 10.jpg

   第十六章 印象深刻的病例

      在4年赤脚医生工作实践中,经手的病例很多,有些病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所有的细节至今仍历历在目,有的病例在前面已经提及,有的不便公开,这里再回顾几个病例。
 
第一次见到先兆子痫
    大概是1975年夏秋季,我刚下班回到宿舍,本想洗几件衣服,这时勾厚旺急匆匆地闯进来,说他妻子吕桂琴抽风了,因我离他家近,让我先去,他还要去公社卫生院请李锡海大夫。

 [详细]

9.jpg

    第十七章 “无照”行医四年 十八章 到上海出差

          1974年1月1日,我正式上岗了,那时没有行医执照这个概念,学习班一结束,到大队领导那里报个到就可以上班了。如果一定要行医执照也一样能够办出来的,谁会不支持合作医疗这一新生事物呢?况且培养我们的指令还是县卫生科下达的,因此,即便办执照也只是履行一下手续罢了。“无照”行医用现在的法律环境来衡量,属于严重违法事件,然而,一定历史时期的政治背景和社会环境下产生的意识形态和行政手段,是不能用另一个时期的政治背景和社会环境来衡量的,即便现在你认为很合理的事情,或许若干年以后会发现非常荒谬!

 [详细]

9.jpg

    第十九章 培育灵芝   二十章 推广中草药

           和灵芝结缘是因为我的舅舅,他退休以后一直在自家的院子里摆弄中草药,据他自己讲种了270种草本植物,比较喜欢的是垂盆草,那时很流行用垂盆草糖浆治疗肝炎。还有就是灵芝,药用价值被舆论宣传得很神,因没有条件,只好经常到离家不远的永嘉中学和老师一起参与灵芝栽培。1974年5月,我陪同齐庆元到上海安装假肢,我舅舅得知我当了赤脚医生,便建议我去永嘉中学学习灵芝栽培技术,那里的老师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带我参观了他们的设备、接种室和培育房,介绍了灵芝的药用价值等,毫无保留地教我灵芝栽培技术。

  [详细]

9.jpg

    第二十一章 防病工作 第二十二章 上海医疗队蹲点 第二十三章 在公社卫生院办中药制药厂

   公社卫生院一直要求各个大队用中草药开展防病工作,以后我发现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花费不多,却能大幅度减少疾病的发生,既减少了病患的痛苦,又节约了费用开支,我也用不着这样忙了。其中有两种药材的防病效果很明显。
 
    板蓝根预防甲型传染性肝炎
    1974年秋天,3个生产队的上海知青都有数人患黄疸性肝炎,而当地人却无一例发生。这种病属于消化道传染病,知青都是在集体食堂用餐,餐具不消毒就很容易发生传染。

[详细]

9.jpg

    第二十四章 卫生健康状况

       2008年重回张地营子,三队有十几位和我年纪相仿的老乡早已作古,我们上一辈的老人所剩无几,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的人平均寿命远不及南方城市。尽管物质生活条件有了不小的改观,一年只干两个月农活,劳动强度大大减轻,似乎人们的生活质量并没有得到明显提高,那里的卫生健康状况基本依旧;看病难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厕所脏臭问题依旧;洗澡仍然没有条件。

  [详细]

9.jpg

   第三篇 报考大学 第二十五章 至关重要的提醒  第二十六章 一年艰苦的准备

      1977年,搅扰中国人民整整十个年头的“文化大革命”业已结束。人民的生活重新步上正轨,在这百业待兴之际,中断了多年的高考也得以恢复。恢复高考比高考本身更重要,恢复了高考,也就恢复了整个民族的理性,恢复了公平、公正、公开,也给了这个民族一个机会。全民族都要感谢1977年12月10日这一天,要感谢邓小平,是他唤醒了我们,唤醒了沉睡中的中华民族。
 
      1977年1月1日,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但对我来讲却是影响我一生的重要日子。那天上午我和张建新去公社卫生院,拜访正在值班的和大夫,那时我还借调在公社卫生院,节日带着女友去拜访一下老师以示尊重。

[详细]

9.jpg

   第二十七章 两次考试

       第一次考试安排在11月19、20日两天,主要考虑到11年累积的考生太多,水平参差不齐,先进行一下摸底,第一次考试也叫初考,考的都是一些初中的内容,从中再选拔出考生参加统考。第一天上午考数学,下午考语文,第二天上午考政治,一共3门。
 
     考场设在公社所在地张地营子大队小学,考生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参加中专考试的,有166人,他们这就算是终考了,通过了就可以被中等专业学校择优录取;另一部分是参加高考的,有66人,他们来自张地营子公社所属的各个大队,也有不少没有报名参加考试的人聚集在那里看热闹,其中有不少人是怀着想参加又不敢,没有参加又不甘心的心情来这里看个究竟的。

 [详细]

 9.jpg

 《我的知青岁月》和《大学生活》相册视频

        为父母亲整理完照片资料后,正值知青上山下乡40周年,我为自己也整理了一下以前的照片资料,现已整理出《我的知青岁月》和《大学生活》并做成相册视频;今年从4月到6月整整用了两个月时间写了一部近8万字《我的知青岁月》回忆录,毕竟是40年前的事了,很多人和事在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为此我向不少相关的人打听、帮助回忆,因此也想起一些被我忽略和忘却的事。

 [详细]

 9.jpg

    回忆录后记

       让我萌生写回忆录的想法缘于一次对我父亲的采访。2009年9月至11月间,中共黄浦区委党史研究室为父亲做了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录像采访,采访围绕战争年代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这一主题。
 
      我想,乘现在我还能动笔,记忆还清晰,何不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写一部知青年代亲身经历的回忆录?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打着腹稿,直到2010年4月10日张地营子三队全体上海知青举行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活动后,便迫不及待的在电脑键盘上开始了写作。

 [详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