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看电影》

时间:2014-08-23 22:37:30  来源:  作者:钟晓玲

说起看电影,我仍记得小时候在我家旁边小学校的大操场上放映露天电影的情景。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时候小学校的后门离我家很近,每年夏季的周六在那灰色斑驳的墙上就会张贴出放映电影的海报,说是海报,其实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写上今天放映什么片子,几点开演等等,当时无论什么电影,一律二分钱一张票。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每当海报贴出来的时候,对我们这帮孩子来说无疑就像是过节一般,小伙伴们相互奔跑着传递消息,心急的我紧催着大人们赶紧做饭,吃饭也顾不得细嚼慢咽,匆匆忙忙扒拉几口饭就拿着小板凳早早地在那门口排队等待入场。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不到放电影的时间,学校的那扇小门就紧紧地关闭着,似乎在考验着人们的耐心。等到天色渐渐地暗下来了,小门口的路灯投下了暗黄色的灯光,预示着放电影的时间就要到了。这时候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大人们手里拿着蒲扇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聊着家常,孩子们则熙熙攘攘地拥在一起打打闹闹,搅得那狭窄的胡同口一直不得安宁。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直到那扇小门一打开,人们就不迫不及待地拥到门口,已经完全没了秩序。从小门进去是一个深深的门洞,检票员左右各站一个,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忙不迭地检票。这时的小门就像一个巨大的瓶颈,外面的人们急着往里面拥,进得门来的人们就像散开的蚂蜂奔跑着去抢占最佳的位置。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从小学校的后门一进去就是一个很大的操场,但那时候的操场可不像现在学校的操场那么正规,整个就是一片土地。操场的正前方竖立着长长的木桩,上面挂着带黑边的白布,这就是电影屏幕了。放映员在场地中间架好放映机,旁边的板凳上放着几个圆铁盒子,里面就是电影胶片。有时我会好奇地站在旁边看着放映员是怎样放电影的,看着他娴熟地倒片换片,看着长长的胶片缠绕在放映机上慢慢地滚动,看着喇叭状的光筒投射在幕布上吸引着飞虫在光线中飞来飞去,看着活灵活现的人物出现在幕布上,看着刚刚还在喧哗的人们此时却悄无声响,感到电影真是具有神奇般的魔力。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虽说当时的电影大多是黑白片,却一点不会让你感到与现实中的人物和环境有极大的反差,你会不自觉地被剧情深深地吸引着,随着剧情的变化,人们脸上的喜怒哀乐也在随之变化着。赶上有时候断片了,幕布上出现了像下雨一样跳动着的黑白线条和莫名其妙的数字,人们就“噢噢”地起哄。最尴尬的时候是等片,要是跑片员没能及时送到胶片,下面的人就开始不耐烦了,再时间长了就有不少大人退场了,每当这时,就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玩耍的时刻,一直疯玩到电影又重新开始。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看电影对我们来说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我常常被那白色的幕布吸引着,每次坐在小板凳上就会迫不及待地渴望着片头的出现和大喇叭声音的响起。许多电影的片头各不相同,一听到音乐不看片头也知道是哪家制片厂拍的电影。每当看到八一电影制片厂五角星放光芒的片头,场下的孩子们就会欢呼鼓掌,因为八一厂拍的电影大多是打仗的。看电影时我们这帮孩子们都愿意抢占最前面的位置,因为坐在后面经常被大人们遮挡住视线。殊不知这个位置看电影最累了,一直要仰着脖子支棱着脑袋,后来我们看累了,就跑到幕布后面的台阶上去看,现在记忆中的很多片断可能都是反的。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那段时间里,我看过的露天电影有很多很多,如《红孩子》、《白毛女》、《抓壮丁》、《哥俩好》、《董存瑞》、《青春之歌》、《洪湖赤卫队》、《永不消逝的电波》、《红日》、《燎原》、《今天我休息》、《李双双》、《刘三姐》、《羊城暗哨》、《铁道游击队》、《智取华山》、《林海雪原》、《铁道卫士》、《上甘岭》、《古刹钟声》、《野火春风斗古城》等等,当然还有一些我当时还不大感兴趣的如《乔老爷上轿》、《天仙配》、《追鱼》、《杨三姐告状》、《秦香莲》等戏曲片电影。现在回想起来,这些电影无论是制片、导演还是编剧、摄影和演员都是一流的,几十年过去了,这些电影的某些片断仍记忆犹新,现在再看看这些老电影还倍感亲切,在各方面都是经得起推敲的。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再后来文革之后,我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那里生活艰苦自不必说,文化生活更是单调枯燥,两三个月才轮到团部下到连队放映一次电影。那时候的电影“三战”看得最多,所谓“三战”即《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即便是看过无数次,到了看电影的那天,连队的食堂仍然挤满了人。那些老职工的孩子们坐在第一排的木桩上,我们都坐在长条板凳上,虽说时间长了脚尖冻得发麻,但仍然不愿退场,每当演到精彩之处,下面的人就跟着学舌,台词都背得滚瓜烂熟了,可还是坚持看到散场。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当时我们最爱看的就是阿尔巴尼亚电影了,在那个革命的年代,根本不可能看到男女相爱的镜头,引进的外国电影以阿尔巴尼亚电影居多,某些电影里面经常有男女主人公的爱情镜头,虽然剪掉一些片断,放映时间也就几秒钟,但是青春年少的我们依然渴望看到这些在当年来说难得一见的场面。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还记得有一次其他的连队放映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我和我们连队的十几个青年就商量着一起去看电影,因为听说这部电影非常感人,所以我们不顾路途遥远,步行了十几里地跑到那里去蹭看电影,果然我们被影片中的故事深深地感动着,从头至尾不住地流泪。晚上在回来的路上天黑的吓人,但是因为看到了想看的电影,心里那个兴奋劲儿就别提了,一路上我们手挽着手,冒着寒冷的秋风,几乎是小跑着回到连队,到了连队已经是半夜了,可当时一点都不觉得疲惫。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现在的条件好了,反而电影看得少了,甚至没有了看电影的兴趣和欲望。但是在电视上转播的一些老电影我还是百看不厌的,不光是为了欣赏,更多的还有一些儿时美好的回亿......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2005年1月 Yd2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