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兵团生活小段子》

时间:2014-08-22 23:45:54  来源:  作者:钟晓玲

(一)

我在兵团曾代过两年课,连队总共就有十来个学龄儿童,被分成几个年级,我负责教一二年级的学生。一天,我在一年级的算术课上照本宣科:“小明有三支铅笔,再添上两只铅笔,一共有多少只铅笔?”孩子们大眼儿瞪小眼儿谁也不回答,我急了,提问一个小男孩儿:“这么简单的题都答不出来吗?”

那个孩子眨着两只大大的眼睛问:“老师,在天上两只,那地上有几只呀?”

(二)

一天,连长在传达电话会议纪要,其中念到毛主席的《满江红-和郭沫若》一词:“小小寰球,有九只苍蝇碰壁,嗡嗡叫……”文书一听,知道自己写得潦草,连长误把“几”看成了“九”,急忙纠正:“是“‘几’只!”连长回答:“九只!”下面有人窃语:“你怎么知道是九只?”

连长火了:“毛主席数的,又不是我数的!”

 

(三)

在兵团,每天晚上不是学习就是开会,自由活动的时间很少,所以大家很痛恨开会,尤其是开大会。在冬天,大食堂里更是寒冷,开大会的时候,大家手揣着手坐在长条板凳上,时间一长,脚指头冻得发麻,忍不住就要跺脚,刚开始是一个人跺脚,后来动静越来越大,最后形成有节奏地、齐刷刷的跺脚声,连长只好大声宣布:“散会!”

从此以后,大家形成了默契,开会时间稍长就开始跺脚,直到听见“散会”二字。

 

(四)

每年庄稼长到一半的时候,就要进行除草,在东北叫“拿大草”。那个年代,放着现成的机械化不用,一年到头“小镰刀万岁”。除草可不是个轻松活,早上不到5点就下地,送早饭的牛车在远远的地平线的尽头。每人两条垅,不敢抬头,因为一抬头就会更加地失望。那饭车吸引着肌肠咕噜的肚皮,锄到中间地带,大家不约而同地加快了速度,拖着锄头向前走,快到地头时,才认真地锄上几下,迫不及待地奔向饭车。

收成季节到了,地头的庄稼长势喜人,地中间杂草长得比庄稼还高。连里召开现场会,连长情绪激昂地冲我们发火,说的什么记不清了,只记得一句话:“过去我们这样做是糊弄国民党,你们现在是糊弄共产党!”

                                           2001年3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