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兵团啊兵团

时间:2014-03-23 22:31:13  来源:老绥远韩氏博客  作者:老绥远韩氏

1.jpg

我没去过兵团,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只是看过杨沫的儿子老鬼写的长篇小说《血色黄昏》,感到那是一座炼狱,许多热血青年把青春都葬送在了那里。他们被谎言笼罩着,流血、流汗、“为革命无私奉献”,最终两手空空地回到了城里,犹如鱼儿被抛在沙滩上,开始了人生的又一次拼搏之旅。

在知识最不值钱的时候,他们被冠以“知识青年”,在知识开始值钱的时候,又说他们没有知识。

他们在身体发育时没有得到足够的营养,在求知欲最旺盛得时候没有书读、没有教育可受,为了一个谎言,数十万青年在荒漠上挥汗如雨做着劳役。

许多美丽的女孩甚至做了兵团首长的性奴隶。

我的一个大学同学曾经是兵团战士,她至今仍然对兵团充满了热情的回忆,估计她是被洗脑洗的最彻底的,我曾经在她的QQ空间留言,内容仅仅是林语堂的一句话:“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低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园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我的这句留言也许伤害了她。因为她至今仍在美好的梦境中,不愿意被人唤醒。深受其害的传销人员都不愿意被我们去解救,何况她们曾为虚无飘渺的革命理想献出了最宝贵的青春。

我想起奥威尔《1984》中的一段话:“总是女人,尤其是年轻的女人,是党的最盲目的拥护者、不假思索生吞口号的人、志愿密探、嗅出离经叛道思想的猎犬 (It was always the women, and above all the young ones, who were the most bigoted adherents of the Party, the swallowers of slogans, the amateur spies and nosers-out of unorthodoxy)”。

不过她也承认:有许多兵团战士非常痛恨那个地方。

我在电视上看过北京知青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故地重游之旅,当他们再次离开那个地方时,蒙古族老阿妈泪洒如雨,拥抱着他们撕心裂肺地痛哭。她们视这些北京知青犹如自己的孩子。北京知青看她们也如自己的妈妈。我认为这种美好的情感与革命无缘,这是人性的复归,当年这些十几岁的孩子离开父母来到草原,正是这些蒙古族的妈妈把他们抚养大,这里是他们的第二故乡。

列宁当年也曾经是“知青”,他所在的地方叫米努辛斯克县舒申斯克村。列宁的妻子克鲁普卡娅在回忆录里是这样描述的:“地版上铺着花花绿绿的自制地毛毯,墙壁粉刷得干干净净,并且还点缀着银松。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住的房间虽然不大,但也非常干净。”

克鲁普卡娅后来又写道:“舒申斯克村的东西贱得惊人。例如,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用他的薪水——八卢布的津贴,就可以租到一间干净的屋子,有饭吃,有人洗补衬衣——一星期给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杀一只羊,天天给他吃,直到吃完为止;羊肉吃完之后,就买牛肉,女佣人在院子里的给牲口拌草料的木槽里切了给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作肉饼,牛肉也要吃一个星期。牛奶和奶饼,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和他的狗都可以尽量吃。”

列宁当“知青”时,可以出去打猎,他也很爱打猎,有时和朋友谈打猎,克鲁普卡娅写道:“一谈就是几个钟头”。克鲁普卡娅后来也跟列宁一起出去打猎,她写道:“有时候,我们这些猎人打的兔子竟能装满一船。”

以上记载如果被中国的知青们看见,是否会很羡慕呢?

宁古塔原址位于黑龙江省海林市,明末清初有许多“知青”被发配到了这里,特别是清朝顺治年间至乾隆年间,有成千上万的“知青”在这里战天斗地。 

宁古塔的“知青”文化对东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都产生过不小的影响。知青不仅在这里种植粮食,还养蜂熬蜜,采药制药。一些文人雅士写诗著书,使这里形成了浓厚的文化氛围。明末兵部尚书张缙彦在清朝时被发配到宁古塔,他组织的 "七子诗会"是黑龙江省第一个诗社,他写的散文集《意外集》是黑龙江第一部散文集。

梁晓声如果知道这些情节,又有了讴歌“无悔人生”的素材。

邓小平曾说,毛泽东有封建主义的家长作风,山西作家韩石山却不以为然,他说,从古至今那有一个家长正当孩子在好好念书时,却打发他到乡间去种地?我看过一个知情的写的回忆录,里面写到,他的那个房东,每天不让孩子下地劳动,逼着孩子在家读书。他感到大惑不解,那个老农却说,劳动今后有的是机会,念书的时机如果错过了就再也补不回来了!老农都懂的道理,毛泽东会不明白吗?

这些“知识青年”在贫困愚昧落后的农村能得到什么“教育”?没有文化,思想觉悟极低的“贫下中农”,又能传授给这些城里的孩子们什么“知识”?似乎工人阶级比贫下中农更伟大些,为何不让知青去工厂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呢?我有些想不通。

当年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这些骗子们在北京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在钓鱼台的小影厅看着专门为他们译制的影片,享受着资本主义最新的科技成果,我们这些兵团战士却在荒漠里过着非人的日子,心里却憧憬着四人帮给他们构想的美好共产主义远景。

使我心痛的是,许多人至今仍然沉醉在“青春无悔”的梦境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