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复制时光的人——董啸溪

时间:2011-08-04 19:07:05  来源:情系小河西  作者:董啸溪

   2008年7月17日上午,在中国边境的一个小山村里聚集了几百“名”人,他们相互紧握对方的手,久久不愿放开,他们脸上流着幸福的泪水,互相问候着,此时的人们似乎忘记世间的一切,各自享受他们人生最难忘而又幸福时刻。此情此景本应是三十多年前的事,然而却被一群这一场景中的哈尔滨老人(哈尔滨老知青)给原汁原味的复制了出来。真可以说他们是能复制时光的人。做为这一场景中的人物的我,只能代表我个人对他们由衷的说一声谢谢了,我日思夜想,亲爱的老战友们。

    时光如梭,岁月如歌,转眼便是三十多年。人生能有几个30多年呢?我们不去想他,我们只想分别了三十多年,我们又如愿的在那个小山村相见了。在那个我们失去了青春,受过累,遭过罪,流过汗水和泪水的地方真实的相聚了?让我们尽情的笑吧!回味吧!让阔别三十多年又重新欢聚吧!我亲爱的兄弟姐妹,让我们再续那段友情畅谈未来,让我们重新品味那段五味的生活吧!在那东北的林海雪原里我们伐过木,兴修水力的工地上有我们年轻的身影,经过我们辛勤劳作,黑土地上结出了丰收的果实,如今我们可以自豪的说:“青春无悔”。我们要把知青的精神一辈一辈的传下去,让我们在这重新相聚和美好的回忆中加深友谊,让这样的知青友谊载入我们的史册。愿已故战友安息,祝战友幸福安康,愿友谊长存,随笔叙述几件我在那黑土地上,生活中发生过的几件从不愿示人的小故事,算是对那段生活的回忆吧! 

一、我与冬眠熊

    记得是1972年的冬天,我做为冬季采伐的打前站一员,提前一步来到大兴安岭的一个叫阿里河的大山林中做采伐大部队到来前生活及采伐工作的准备工作。工作之余几位年轻人无事可干,只能坐在帐篷里玩牌,我只能独自一人到处乱走,由于年轻又觉的好奇,倚仗着自己的胆子大,又常以“独行侠”自称,所以打算独自一人往大山林的深处走一走。也可以说做一次小小的探险。在一个晴好天气里,我独自一人开始了我的探险计划.一个人踏着满山的白雪向深山里走去,做为一个刚从大城市出来不久的年轻人,看到什么都觉的那样新奇那样的美妙,不知不觉走进了大山的深处,在离我不远的半山坡上我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站杆(死树)树,树身上离地面一米高的地方有一个大树洞,洞口的边上有层很厚的冰。当时我走上前去,用手往洞口一试,呀……是热的,这就更证明了我的判断,里面保证藏着一个大家伙,但是当时自己没带任何工具,没办法只能等明天再来了,心想明天一定带上家伙非把你整出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第二天就带上大板斧,又到了那个大站杆前用大板斧使劲的砸那棵树,大约砸了十几分钟的样子,树洞里有动静了,一团毛毛的东西出现在洞口,看样子不是个小东西,可能是个大家伙。当时我心里多少有些怕,不敢再砸了,就跑到远处大树后面,远远的看着。慢慢的树洞口出现了一个动物的头,妈呀!原来是个大狗熊,我砸了半天砸出来了一个正在冬眠的熊,那只熊正在使劲的往外爬,由于洞口被它自己呼出来的气冻成了冰,把树洞口变小了,一时间还真的爬不出来。你想一个自称“独行侠”的人,还敢再看下去吗?只好灰溜溜回去了。回去后又不敢告诉伙伴们,怕大家笑我胆小不敢用斧子砍那只熊,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才头一次讲出来。 

二、盗马遇险记

    1974年秋天,我们排被派到龙镇工作,就是给全团装运那年从阿里河拉回来的木材。工作很简单,团里来车就装车,没车来就干呆着,一天到晚吃饱了没事干就满大街的溜。某天晚上吃完晚饭后,我们几个伙伴就又开始了我们的“百步走能活九十九”的活动,一出招待所的大门就看到对面的树杆上拴着一匹马。走近了仔细一看,呀……!好俊的一匹宝马呀!只见它头小耳尖,大眼细长的脖子,腰身修长,窄胸四条长腿,四个元宝形的小马蹄,真是一匹标准的专供人骑行的马,那还等什么呢?几个人马上走过去解开了马缰,谁先骑呢?当然是我了,当时我是自称的马皮膏药,讲好每人骑一圈,我也不谦让的第一个骑上马,一路飞跑起来,还真别说好马就是好马,它跑起来时他的四腿能拉的开,马腰也很软,不象拉车的马腰是硬的,骑在马上越跑越美,一圈很快就要跑完了,再有几百米就到终点了。不知为什么那匹马给我了一个快跑急停,我整个人便从马上向前飞了出去,接下来的事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事后才知道当时我是被摔的昏了过去,那几个人等了很久没见我回来,就去找吧,结果在离他们不太远的马肚子下面找到了昏了过去的我。几个人把我抬回了招待所,我一直人事不知的昏睡了三天,三天后我才第一次睁开了眼,但是眼前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连我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又过了两天我头脑才清醒过来,这次偷人家的马骑差一点就没了命,真是太年轻太不懂事了。

三、山鸡与阿Q

    大约是75年的夏天,我们连全体去二道河子修水利,在一个刚下过雨的第二天,正好是我们的休息日,这样的时候是采木耳的最好时候。一向独来独往的我,又独自一人进山采木耳去了。雨后的山里,那真是一个美,一路上高兴的走着心里唱着歌:“沿着田野沿着群山……”,这时我听到有小鸡的叫声,顺着叫声一看离我不远的山路上有一群小山鸡在那里玩儿。当时我想我太幸运了,如此的好事让我碰上,不用多想马上扑上去抓小鸡,在我马上就要抓到其中的两只小鸡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只大山鸡落在我的身边,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看上去是一只受伤的山鸡。那还等什么,回过头来抓大鸡呀!我一抓没抓着,那只大鸡只是慢慢的向前走了几步,几个回合下来我仍然没能抓到它,当我最后一次抓它时,它却拍拍翅膀飞走了,回过头来抓小鸡吧,哪里还有什么小鸡呀,一只也没有了。直到这时我才明白过来,那只大鸡跟本就没伤,它是装着有伤好让我去抓它用这样的方法来保护它的小鸡,等它觉的小鸡可能藏好了也安全了,它自己才飞走了,事情过后我是越想越恼火,那么大个人连只山鸡都斗不过,还老自称什么“独行侠”,其实你是天下最贪心的大笨蛋。

 四、熊口余生

    1975年初秋,我排又奉命去平子山林场装运连里基建用的木材,也叫材料木,那时我们的生活条件已经好的多了,起码肉菜有的吃了,可是林场那边的条件差远了,这次出去干活,活又累再吃的跟不上,那怎么能行呢。所以我主动向连长申请要了一头猪,一辆大解放车拉着一个排的人和一头猪,来到了林场,到了地方后我们被安排到离场部大约有三里路的大砖房住了下来,工作也不太累,连里来车我们就给装一车不来车就呆着。空余的时间多了,所以我便经常一个人到山里到处乱走,后来林场的头知道了这件事,就专门找了我,他告诉我一个人别进山,去年他们林场的一个上海青年就在山里被“黑小子”吃了,尤其是北山不能去,那里常年有一个“黑小子”在那里,山顶上有一个大青石,那个“黑小子”(黑熊)常在那睡觉。我听了他的话不以为然,心想拿“黑小子”吓唬我,我不怕,我天生的就是个大胆,他以为“独行侠”是白给的了。有一天连里没来车,我们也没什么事干了,伙伴们又在玩扑克,无聊的我也不能闲呆着,进山去采木耳去,去了没人敢去的北山,没人去的地方木耳一定多,我找了一个得手的木棍一边走着一边打着山上的树,嘴里喊着山号子目的是让山里的动物知道人来了,快走远一点。一路走一路采着又黑又大的山木耳,那天采的木耳还真不少,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北山顶上,也就是那个“黑小子”常呆的大青石边,突然听到一声大吼一个好大的大“黑小子”扑到我的面前,离我也就有一米多远。当时我呢只觉自己头嗡的一声裂开了一个缝,可能我的魂被吓的出了窍吧?此时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靠在了身后的一棵大树上,人与熊就这样面对面的对持了一会儿。当时我整个人跟死人一样,头脑里是一片空白,你想一个没了魂的人怎么会想事呢?哎……可怜的“独行侠”这回是要玩儿完了,真他妈的要独行了。可是就在此时那个黑小子却转身向北走了,我呢好象也转过了神,自已的魂儿也附了自己的体了,还等什么跑吧!快点儿跑。一座几百米高的山,我估记当时我没用一分钟的时间就跑到了山下。那时与其说是跑倒不如说是滚,整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现在回想当时我下山的速度,比奥运会上的长跑运动员快的多,不信在奥运会的运动员身后放上一只老虎追他们,那么他们的成绩一定比现在快的多。等我回到了住处告诉我们的伙伴刚刚发生的事。大伙都说你吹吧,你碰上了黑小子你能活着回来吗?后来听当地人讲,在夏秋季没下大雪前山里的食物多,只要它们吃饱一般它们不会主动伤害人的。除非你主动伤害到了他,它才能跟你玩儿命,尤其是当“黑小子”正睡觉时你把他惊醒了。而且当时你站在那里吓的不会动了,它还以为是个死东西了,黑小子一般是不吃死物的,反正不管怎么说吧。我没死,没被熊吃了可以说是万幸吧?从那时起我再也不敢自吹“独行侠”了。

 五、通灵的花牛

    1976年的元旦前,连里派我们排去杀十几头还没使过活的半大牛,牛肉呢给我们连过年吃。那天上午我们到牛圈里挑了十几头半大牛往牛圈外赶,它们都很顺当的被我们赶了出来,只有一头大一点的花牛说什么也不走。没办法拴上绳子拉吧!给牛拴上绳子20几个小伙子使劲的拉,费了好大的劲也没拉出多远,还把大伙累的够呛。正好连里的28车从那路过,我们把绳子拴在28车上,后面人用棍子打着才把它拖到了猪圈,每次杀牛羊都在猪圈杀。你想它把人累的那样,到了地方能不打它吗?几个人用大棍子使劲的把它一顿臭打,打完以后我们决定先杀它。正要杀的时候我的同学马玉林急急忙忙的跑来了,跟我说别杀那头花牛,他正准备用它换下他现在使用的那头老牛,当时我想老同学来了,送你个空头人情,我说你能拉走它你就把它带走吧。说也奇怪,我们20个人没能拉走的牛,马玉林给那花牛解开绳子后,它就老老实实的跟着他走了。事后我想那头花牛一定知道我们要杀它,所以不跟我们走,救他的人来了,它当然跟他走了。通过这件事后我再也不干杀牛的事了,因为我知道牛是很有灵性的动物,它们一定是通灵的,后来听马玉林说那头大花牛在干活时真卖力气,也听使唤。

     以上几个小故事,是我在那片黑土地切身经历的事。当我把它写出来拿给我现在的朋友看时,他们说文章写的像一杯白开水没有味道,我个人也有同感,没办法就这一点水平,那么只能让吃完战友们的文章中的美味的人们再喝一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吧,给大家解解渴,我也是很高兴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