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回忆兵团生活的几件事——牛克明

时间:2011-07-20 14:24:11  来源:情系小河西  作者:牛克明

      我是一九六九年八月十二号从北京出发,八月十五号晚上到的连队,七七年三月十二号办理了困退,离开了连队,在东北兵团生活将近八年。

      回来后找不到工作,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没文化啊!当时在东北时说过,要是我能回北京,就是掏大粪扫大街也行! 是说过,但一回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先是在北京一建干了五个月的临时工,人家盖楼,我当小工,天天搬砖和泥,每天一元钱,一个月26元,上班骑车,自带午饭,还没兵团挣的多呢,想想那是什么日子啊。七七年十二月一号,我正式到朝阳区质量技术监督局报到上班,别提多高兴了,我终于有工作了!

      从七七年十二月到八九年,又干了十多年,八九年调到北京电影出版社搞经营,在电影书店当了几年经理。九三年自动辞职下海经商了,一直到现在,我的水性不好,几次差点淹死。我现在依然天天游泳,不过这是健身了,经商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就是自己想给自己找点事干,我怕闲着, 古人云:饱闲生是非嘛。

      在兵团的日子里,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很多难以忘怀的故事。  

一、 醉    酒 

     我记得我第一次是怎么喝醉的!

     那是下乡的第二年, 可能是我身体不好吧,排里照顾我,叫我去帮厨,我哪会做饭呀! 帮厨就是帮着挑水、劈柴、烧火,其它的我就只能看着了,不过我心灵手巧,难不住我的,那是后话。

     有一天,连里来了两个维修电线的工人,可能是县里的吧,我也不知道,反正连里挺重视,嘱咐食堂做几个菜招待人家。当时是初冬了,没啥好吃的,正巧昨天连队食堂还有几条江鱼,虽然不大也有半尺来长,白白的、圆圆的,啥名我也不知道,食堂就给做了,还炒了两个菜,一个大头菜、一个土豆片但没有肉,班长看我闲着,说:“你送去吧”,我就跑了两趟,把碗筷和菜全送去了。

      不知是人家看我挺可怜的,还是看我挺机灵的,也可能是客气吧,叫住我说:“别走了,一起吃吧,喝点儿。”我一听乐了,我正巴不得呢,我谗鱼啊,好久没吃鱼了,闻着就流口水,没出息吧!

      刚盘腿在炕边坐下,俩老哥就一人拿出一个水壶,又拿过三个大碗,哗哗的倒了三碗白酒,估计一碗得有半斤,那可是东北小烧啊,闻着挺香,喝到嘴里可辣了,咋办?喝吧,为了能吃鱼,喝吧!

      那时我也就十七岁,哪会喝酒啊,没下乡之前,我没喝过酒,过年过节的大人偶尔喝点酒,小孩子也是在一边看着,等大人喝完了,我拿起酒杯用舌尖舔一下,就是辣!

   下乡后,也学着喝酒了,一是天冷,二是无聊没事干,喝点酒解解烦,开始是喝一种叫《佐餐》的黄酒,没劲.,几毛钱一瓶,后来就开始喝连里自造的白酒了,自以为能喝,这回是栽了!

      我也没客气,坐下后,就开始吃上了,我净吃鱼了,俩东北老哥一个劲的劝酒,“来,整一口”我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喝,就这样一口一口的,不大会儿工夫,多半斤白酒见底了,我记得又倒了一回,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喝了多少酒,人家是东北人,年龄比我大不少,酒龄也比我长多了,我哪是对手啊,喝酒的可能有个习惯,不喝多不算喝好,哥俩就一劲的劝我喝,终于我不行了,我的头开始疼了,胃里往上翻直想吐,坐在哪儿直打晃。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离开那个屋子的,只是感觉我不行了,要赶快走,回宿舍睡觉去,我晃晃悠悠的出了门,迎面吹来一股凉风,没走几步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哇哇的吐了起来,记得吐了好几次,好不容易吃点鱼全吐没了,苦水全吐出来了!

      怎么回的宿舍,谁把我弄回去的,我全不记得了,大概睡了有一天一夜,什么也不想吃就是睡,感觉头疼疼的厉害,象要裂开似的,这样过了三、四天才没事,从那以后,我可知道东北的白酒厉害了,我可知道东北人的厉害了。
 

二 、 我 还 没 吃 菜 呢

     下乡期间,我有一年春节没回北京过年,请假难,再说回家要钱啊,我没钱,索性不回了。

     连队组织没回家的知青会餐,大概有三四十人,会餐地点安排在女生的大宿舍,那时我在食堂,做饭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炊事班,我们几个人忙乎了一整天,熘、炒、烹、炸、好歹弄了十几个菜,不管它味道怎么样,反正有鱼有肉,就是好生活了。

      饭菜做好了,我们是最后上桌的,大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直喊饿,东北的饭桌是放在炕上的,桌子不高,大概有四十公分吧,大家有的盘腿、有的拿个小板凳,不会盘腿的拿个被子垫在屁股底下也行,热热闹闹的坐满了炕。

      我记得我身边坐的是一个上海知青,外号叫“中尉”,大名记不得了,因为他不是我们连的,我们连里有他的同学,正好赶上过年,大家就聚到一起了,开始会餐了,大家举起了酒杯,一阵拜年话过后,大家齐声高喊::“干杯”!因为距离远一点,:中尉就站了起来,向对面的人敬酒,正在这时,我悄悄的把他坐的小板凳搬开了,中尉喝完了酒,毫不犹豫的就坐下了,我正偷偷的乐呢,就见他一下子向后倒去,摔在了炕上,好在是炕上也没摔坏,不知谁喊了一声:“他喝醉了,把他架出去”!立刻上来了几个人,有架胳膊的,有抬腿的,一下子就把中尉抬出去了,中尉大声的喊:“我还没吃菜呢!我还没吃菜呢!”就这样,他一口菜没吃就离开了饭桌。

      其实他没喝醉,我们也不是欺负人,就是开了一个玩笑,搞了一个恶作剧,年轻人嘛!
 

三、 买 月 饼 

      哪年的事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一个中秋节的前一天。

      那个年代是物资匮乏的年代,什么都缺,小卖部里只有日常生活用品,最多时有几瓶肉罐头或鱼罐头,水果只能是冬天有还是冻的。快到中秋节了,大家商量着是不是买点月饼吃,连队的小卖部里没有,只能去县里买, 虽然东北的月饼不好吃,但那也是月饼啊!东北有个顺口溜:酱油不咸醋不酸,点心好比耐火砖,尝尝吧!我们凑了点儿全国通用粮票,拿好钱,一斤月饼多少钱、多少粮票?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我和张秀举毛遂自荐,自愿去孙吴县买月饼!

      中秋节的前一天,我们搭连里拉砖的”二八”车去了县城,月饼是装在一种草编的袋子里的,没有其它的包装。月饼挺大、很硬,估计半斤左右一块,我们买了多半袋子,天快黑了,又上了二八车往连里走。

      车上装满了砖,我们俩把后面腾出一点儿空,把月饼放在了身边.。初冬的东北很冷,我俩挤在一起,裹好破棉袄,眯眯糊糊的有点睡着了。过了不知多久我们被冻醒了,伸手一拉草袋子感觉不对,怎么这么轻啊!我俩拽过袋子一看傻眼了,就剩不到半袋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草袋子和砖头挨在一起,草袋子的一角磨出一个大洞,月饼从破洞漏出去了,顺着车箱的缝隙,漏到车外了。

      我俩这个气啊,黑灯瞎火的那儿去找啊!没办法,我俩把破洞用绳子系好了,不能再丢了。这么大的人连这么点儿事也办不好,没法交代了。好在发现的早,要是到家再发现,那还不漏光了啊!可能丢了有三分之一,还好,给我们留下不少,这月饼可贵了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