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记忆中的事情——李桂茹

时间:2011-10-29 10:26:36  来源:  作者:李桂茹

       1972年的3月,因为在连里长期的精神压抑,我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每分钟心率140多次,也曾经在团卫生队住了半个多月,不见好转,便建议我去北安医院确诊治疗。在北安又是照透视、又是吃钡餐也没有确诊究竟是什么病,就又给我转到兵团医院去看。都到北安了,再去哈尔滨看病,我还不如直接回北京去看呢。

 

     说也奇怪,在北京呆了5个月一次病也没犯过。这期间,连里没有发一分钱的工资、也没给有给一两粮票,眼瞧着极其贫寒的家中断炊,继父的脸也阴了起来。不怪继父不高兴。我刚刚回来时,身无分文,是家里省吃俭用的给我治病、用药。可是,每每想起回连队时就心中不快,我也为脱离这个苦海而到河北原籍苦苦哀求生产队的干部为我开一份三级证明、以求作为接纳我的文字凭证。无奈,都因为地少人多找了许多借口将我推辞、、、

 

     去年,不甘忍受恶劣生活环境的、在白雪皑皑的一个夜晚、偷偷的跑了的、这一跑、就是10个月的柳晓芸找到我,说她要回连办关系,想找一个伴儿。说实话我真不想回去,可是,每当,我想起妈妈为了呵护我和继父争吵而为难的样子,就心中难受。狠狠心,还是让我一个人去难受吧!我答应了柳晓芸,买了火车票,第一站到了哈尔滨。

 

    去龙镇的火车要等到晚上9点多才发车。白天,我随着柳晓芸来到了王捷凤的家。那时的我,经常感冒。这不,在火车上坐了一夜又感冒了,一进她家的门儿,听到我囔囔的说话声,王捷凤就热情的说,快躺下、好好睡会儿就好了。我虽然是第一次到她家,但是,还真不认生,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不知道我睡了多长时间。我慢慢的醒了,身背后低低的说话声传了过来:“她真够惨的,那么小就被批判。”“那会儿,她都要自杀了、、、真可怜、、、”我的眼泪流湿了枕头,我不想再听了,便假装刚刚睡醒的样子、囔囔着鼻子到屋外抹鼻涕、擦眼泪去了、、、

 

    回连后,大家并没有因为我多日不在而忘记了发生在我身上不快的事。日子还和从前一样,我一个人默默的来、一个人默默的去、、、

 

    王捷风探亲结束回到排里。自知之明的我没有和她打招呼,我怕、怕因为和我说话她被点名,怕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一次,我在打开家中邮来的邮包时,曾经拿出两块儿糖塞到旁边一张姓女生的手里,事情都没有隔夜,马上,排里就开会,说我用糖衣炮弹拉拢腐蚀青年,那个女青年在班里作了检查才算了事。)

 

    出乎意料的事情、始料不及的发生了:王捷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用花花绿绿的纸包裹着的、一尺来长的、10公分薄厚的、像个小枕头似的大面包塞到了我的怀里,我呆了,瞬间好像失去了知觉,只听见王捷风笑着说:“拿着呀!这是送给你的!”刚才还有人聊天、说话的宿舍,一下子静了下来,我眼睛的余光告诉我,她们都在看着我们俩,我手里拿着那个松松软软的大面包(不是大列巴),兴奋的连个谢谢都没说,因为,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拥有面包,同时,也是,在十四连第一次有人把我当人看,甚至还送给我礼物!那天,我失眠了,我用被子蒙着脑袋,一会儿悄悄的哭、一会儿悄悄的笑、、、

 

   王捷风对我的友谊我只享受了不到一年,便就匆匆的结束了。那是一次探亲假后,她就没有回来,是家人?还是单位的人我不清楚给她来连队办关系,当我知道时迅速的跑到五排的小仓库(既原来的一个废弃的地窝棚),打开了王捷风的木箱,(她走时把箱子钥匙留给了我)挑捡一些好的衣物鞋袜,装进了我的手提包,在那人即将要离开连队走时、送到了他的手里、并告诉他,这是王捷风的东西!

 

   多少年来,每次老赵回哈尔滨,我都会说,帮我找找王捷风吧!我相信,老赵是真的去找了,但是,真的没有找到!

 

   前些天,我也托牡丹江知青魏囡妮在公安网上搜搜,但终因资料太少,查不到。

 

   我只知道她是铁路上的,可能去了山西。

 

   祝在我患难之中拉我一把的王捷风健康、快乐!

 

                       201110620:32:28李桂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