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青春回忆

人物笔记零摘之二“活宝”——李一波

时间:2011-09-25 17:20:55  来源:编剧李一波的博客  作者:李一波

(读了战友老梁的《兵团岁月之绰号》的博文,让我想起了“活宝”)

说起“活宝”,一言难尽,不知道该怎样评价他?他是我们连最能闹的知青,最能折腾,最能打架,最能咋呼,最能惹是生非!但他也最能干,最能吃苦,最不怕死,冲锋陷阵,总在最前面——他年轻的生命,长眠于北大荒,已经近四十年了!

他是哈尔滨知青,比我们大两岁,出身干部家庭。父亲好像是个厂长,是个老干部,很早就参加了革命,但他身上没有干部子弟的那种“贵族”气,相反,倒有些“贫民”气。整天嘻嘻哈哈,和这个逗和那个闹,什么事情都好凑个热闹,别人损他几句他也不往心里去,可你千万别以为他是个好脾气,真要是惹翻了他,动起手来,五、六个人不是他的对手,只要场地够大,他东躲西闪,连蹦带跳,把对手全能打翻在地。他的拳头如油锤大小,皮肉紧绷绷的,满是疤痕,他的头也是咯咯愣愣的,到处是包,我和他一个机枪班,是他的副射手,他曾经在我面前展示炫耀。

他身手敏捷,会学蛤蟆跳;走起路来快步如飞,我跟他一起进山,走在他的后面,总是被拉的很远,仔细观察,才发现他走路是一窜一窜的,一脚迈出去,还没有落地,后脚一踮,前脚又往前窜了半步;别人走一步,他走一步半,岂有不快之理?他干活不惜力,我们冬天用大车拉粪,都是他“驾辕”,走在山道上,大呼小叫,左转右旋,活脱一个活蹦乱跳的“大骡子”。

他人长的挺清秀,瓦刀脸,嘴挺大,眼睛炯炯有神。性情开朗,好交朋友,什么人都来往,他曾经给来丁字山打猎的鄂伦春人带路,结果人家打到了马鹿,送给他一对大鹿角。

我们连在山上久困,外出执行任务,无不欢天喜地,如“土匪”下山一般,一行人浩浩荡荡,“活宝”必是急先锋。记得有一次我们去加格达奇伐木,一路上打架闹事,在路上把挡道的拖拉机给掀翻了,在嫩江火车站把便衣警察的枪给抢了,在火车上把车检的工人给打了,率先下手的都是“活宝”。

但“活宝“干活也是把好手,他扛杠喊号子在知青里算是数一数二,喊起号子来情绪激昂,充满了野性,恣意嘶喊,大呼小叫,很富有感染力和鼓动性,让人听着热血沸腾。他似乎也从来没有疲倦过,总是那么精神抖擞,那么活蹦乱跳,每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别人干活,顶多是卖力气,可“活宝”干活,更像是耍把式!似粉墨登场,走边,亮相,手眼身法步,一切都那么随意、自然、干净利索,就是咳嗽一声吐口痰,也能砸在锣鼓点上!他好像每天都在展示、显摆、炫耀,展示他旺盛的生命力,显摆强壮的体魄,炫耀高超的技艺!

他生命力之强,的确让人咋舌!有一回,他因为偷偷谈恋爱被关进了学习班(他看上了一个天津女知青小苹果,二人也就是在伙房后面悄悄地说了说话,连手可能都没拉过,就被当做了“流氓犯”、“思想不健康”,要批评教育),也许是他感到真委屈,也许他是成心要吓唬连长(我怀疑是后者),他一跺脚喝了半瓶敌敌畏,结果肚子疼起来受不了,自己又赶紧往营卫生所跑(当时我们在三连,营卫生所就在连里),到了门口不好意思进去,索性躺在大门旁叫唤,被人发现后抬到里面抢救,灌了不少肥皂水,整吐了一地,弄得小脸蜡黄。可是,下午连队进行篮球比赛,他老兄又代表学习班和其他排比起篮球来,满场飞奔,毫无病态。

他为人仗义,从来不欺负弱者,但也不打抱不平,整天嘻嘻哈哈,没个正型,是个说落后不落后,说先进不先进的战士,有时候,他还爱拍领导的马屁,令众人不耻。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便显露出他的英雄本色,如救弹药库,是他第一个打破窗子跳进火里,往外抢救要爆炸的弹药,绝无丝毫的畏缩和恐惧。

连里知青如果探亲路过哈尔滨,他若在,必热心接待,精心照顾,服务周到。他从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人很大气,也很豪爽。写到这里,我眼睛有些湿润,这个“活宝”,真是个难得的好哥们,好战友,一条汉子!一个本应该轰轰烈烈、洒洒脱脱活一辈子的人!可他走的时候,竟然才二十出头,也许真连女人的手也没拉过。

他死时,我已离开兵团,是听战友跟我转述的,说他是打井被井下的沼气毒死的,本来他应该多等一等,等毒气散散,可他不在乎,第一个下去,结果下去就昏倒了,战友下去救,也倒在井下,幸亏老职工围着湿毛巾下去,才把人救上来,可救上了一个,再救“活宝”,他已经没了呼吸。

我难以想象,无声无息的“活宝”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见到的可都是活蹦乱跳、嬉笑喊叫的“活宝”啊!

对“活宝”,我久久难以忘怀,经常跟朋友们谈起他。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被他的个性吸引,也会为他的离去惋惜,他走得真是太早了。我常想,如果他活到今天,赶上回城,赶上改革开放,他定会大干一场,成为我们连战友的骄傲。

他是我很多战友中最有个性的一位,我们连的战友性格各异,个个精彩,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外号,有机会,我真要好好把他们写出来。《兵团岁月》并没有着力写群体的故事,他们是一群精彩的雕像,有着令人唏嘘的传奇经历。

“活宝”是他的外号,他大号霍宝明。朋友,记住这个名字吧!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在北大荒的兵团连队里,曾经有这么一位激情四射、生命力极其旺盛的哈尔滨知青,他像一颗耀眼的流星在长天划过,留下熠熠光辉,

久久不散!

 编剧李一波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ibowork  点击进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