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北大荒,我遥远的家

时间:2013-12-19 22:46:55  来源:大荒小路的博客  作者:大荒小路
喊一声北大荒,
荒友泪两行;
吼一声北大荒,
咱们碰杯喝个爽。
 
北大荒酒还是那个味,
六十五度烧胸膛;
北大荒原野还是那么广,
神奇的黑土地上建起大粮仓。
 
此生到了北大荒,
一辈子梦里想得慌;
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
我遥远的家就在那北大荒。
 
屯垦戍边付青春,
拼搏农耕日夜忙;
历经艰辛度蹉跎,
潇洒浪漫坎坷长。
 
有劳累不堪和精疲力竭,
想想那粮豆丰收的喜悦景象;
报国的情怀,
激动在年轻的胸膛。
 
不乏郁闷烦恼和委屈迷茫,
比比老军垦那开天辟地的艰难拓荒;
国家功臣老黄牛,
任何情绪都扫光。
 
春播、夏锄、麦收、秋收、冬检、排水,
农耕六战轮番上;
年复一年星转斗移无停歇,
兵团系统啊,知青有五十六万妙龄女和韶华郎。
 
咱十连,拥有万亩地,
年产千吨粮;
源源不断的运粮车队排成行,
十几万的利润坐金榜。
 
我遥远的家,在北大荒,
八五二农场是我第二故乡;
咱十连有我的家,
梦里回家常有泪水淌。
 
我遥远的家,在北大荒,
亘古荒原变模样;
老铁道兵凯旋归来就地转业建功勋,
历经艰辛全凭铁肩膀。
 
我遥远的家,在北大荒,
林间墓地埋着第一代垦荒人,包括老连长;
也有我们的知青兄弟姐妹,
定格在年轻,伴随着雨雪风霜。
 
我遥远的家,在北大荒,
栽下的树苗如今已成钻天杨;
教过的孩子正当年,
第三代北大荒人正在担大梁。
 
                          (写于2013618日,支边四十四周年之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