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洛阳看望刘排长爱人菊娥嫂子——杨大丰

时间:2012-12-01 17:32:30  来源:杨大丰博客  作者:杨大丰

    今年6月,在“5.28事故”中牺牲的“66.3转业军人”刘长发的弟弟刘来发、儿子刘洪江夫妇到沿江寻找刘长发的遗骨。当年弟弟刘来发参加了埋葬哥哥刘长发的工作,但42年的岁月流逝,时过境迁,他们此行几经辗转,怎么也没找到刘长发的墓地,他们是奔着希望来的,却失望伤心地离去了。他们在沿江时就四处打听我的消息,因我当时去国外看望女儿没有联系上。刘洪江托41连战友给我捎话并留下了联络电话。

   我从国外回到天津后,第一时间跟刘排长的儿子洪江取得了联系,我才知道刘排长的故乡就在河南洛阳龙门石窟附近,我曾2次去洛阳,却不知道排长的故里近在咫尺。于是今年10月19日与战友王玉琴一起踏上了前往排长家乡----河南洛阳的旅程。    我们此行是专程去洛阳看望牺牲42年的排长刘长发的结发妻子刘菊娥嫂子的。当年排长牺牲后,我一直惦念着那个不曾谋面的女人,一个女人失去了家庭的支柱,失去了经济来源,拖儿带女的,她能熬过来吗?这么多年我虽三次回到沿江,也曾找过排长的家属,但总是石沉大海般的渺无音信,这次终于知道了她们的确切地址,我再也按捺不住隐于心中42年的夙愿,马上去看望她。

1.jpg

菊娥嫂子给我讲过去的故事

我和玉琴19日早上到洛阳,刘排长的儿子刘洪江到车站接,我和洪江从未谋面,互不相识,但我一眼就认出站在接站口的那个人是洪江。他的摸样、个头很像排长年轻的时候,只是比排长胖多了。几天接触下来,发现洪江是个好脾气、实在、善良的孩子,总是笑呵呵的,你说什么他都会说:好、好!洪江很实在,几次要为我们备饭,我们一再强调不希望给他增添任何麻烦和经济上的负担----,洪江听后不会客套,总是一个劲儿地说:好、好,听阿姨的。我喜欢洪江的实在,这样大家都没有负担都方便。

2.jpg

提红箱子的人就是刘洪江

到洛阳安排好住宿,当天下午我们就到排长家。当菊娥嫂子从屋里迎过来和我握手时,我的心微微地颤动了一下,我没想到排长的爱人这么漂亮。我印象中的排长总是不修边幅,有点邋遢。但菊娥嫂子绝对是个利索漂亮的人儿。她不到1.6米,身材适中,一双圆而大的眼睛很是精神,动作利利索索,说话爽爽快快,脸上总是挂着笑,虽然已经是72岁的老人,但全然不是我想象中农村妇女未老先衰、满脸皱纹的样子---

3.jpg

刘长发排长的结发妻子---刘菊娥嫂子

菊娥嫂子是属龙的,今年72岁了,如今在家里颐养天年,她们家生活并不富裕,她的儿子洪江在国营建筑公司当电工,工地离家约30里地,平时吃住在工地,十天半月回来看看。女儿刘继江已经出嫁,夫家就在旁边村子,继江在煤矿上干零工---

菊娥嫂子跟洪江家过日子,洪江的儿子外地上大专,学烹调,明年毕业,洪江的女儿在家乡上初中三年级;洪江的媳妇黄杏彩是个初中生,识文断字的,小黄在家照顾婆母,料理家务并种着几分自留地。自留地春天种麦,收麦后马上种玉米等秋作物,一年收两季,全家人口粮没有问题。因为要供2个孩子上学,她们家的生活很紧吧。

4.jpg

前排左起:刘继江、刘菊娥嫂子、刘洪江

后排左起:洪江妻子黄杏彩、洪江的女儿刘梦琦

当天我们还看到刘排长的弟弟刘来发,当年他和排长父亲去北大荒奔丧。刘来发在乡镇粮食局工作,是吃公粮的,如今退休了。从言谈话语中得知刘来发家的日子比菊娥嫂子家要好过些。

5.jpg

中间讲话者是刘来发

 

菊娥嫂子说她1960年过门与刘长发结婚,结婚第二天排长就到哈尔滨当兵走了,66年转业到黑龙江,她曾到黑龙江待了几个月,67年生下洪江几个月后即回到河南。排长转业后曾回河南老家2次,再后来就牺牲了。菊娥嫂子说:我跟他结婚10年,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1年。菊娥嫂子说起往事眼眶湿润润的,我也一阵心酸。是呀,当年我们知青和转业官兵对黑土地的贡献后面,是离不开象菊娥嫂子这样的千百万家属的支持和贡献的。

刘来发和洪江跟我们说了今年去沿江寻找排长遗骨的经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当年刘来发记忆中排长是埋在卡子门土道旁的,如今土道变成洋灰马路,记忆中的景象变化很大,所以怎么也没找到,但他们不甘心不死心,联系了当年参加埋葬排长的河南老乡“毛铁蛋叔叔”,准备明年开春跟“毛铁蛋叔叔”二奔沿江再次寻找,如果再找不到,只能捧回一钵黑土也算把排长接回家啦。

当天我们在排长家聊天到傍晚,虽然菊娥嫂子一家人热情留饭,我和玉琴还是坚持不给他们添任何麻烦。洪江很实在,没有勉强我们,洪江送我们到住处。招待所是当地村政府盖得,条件“不上星级”,但离洪江家仅4里地,用洪江的话说:隔2个村子就到---,洪江所在的诸葛镇,人多地少,每家每户还摊不上几分地,洪江说,他到沿江去河南老乡家,人家一家承包的土地比他们全村所有土地加起来还多----

第二天下午,我和玉琴又来到菊娥嫂子家,这次看到了洪江的妹妹刘继江,她是听到我们来,专门请假来看我们的。洪江家比较困难,这么多年没有“全家福”照片,这次玉琴战友给她们照了很多张。

6.jpg

左起:刘洪江、刘菊娥、刘继江

拍照时菊娥嫂子很高兴,她乐哈哈地问我:你看我拽不拽?我听不明白这个拽是什么意思,问洪江问小黄,他们都笑而不答,我估计这个拽可能是臭美的意思。菊娥嫂子真是一个女强人,她不仅坚强,自己一个人拉扯大一对儿小儿女,她还乐观、豁达,言谈话语间总是嘻嘻哈哈地,她说:困难的时候过去了,难过的日子熬过来了,我现在白天在村边上走走,跟婆婆媳妇们拉拉家常,我什么都不想,就这么高高兴兴地过!

7.jpg

刘洪江一家:女儿刘梦琦、媳妇黄杏彩(儿子在新乡上大学没在家)

看到乐观坚强的菊娥嫂子,看到实诚善良的洪江,看到孝顺能干的洪江媳妇,看到菊娥嫂子一大家子人和和睦睦,健康快乐地生活着,我的心放下了,我的心踏实了许多。

8.jpg

杨挚颖、菊娥嫂子、王玉琴  

难忘五.二八文集——杨大丰、曲建生(点击进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