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寻梦之旅(2)红色边疆农场之行(图文)

时间:2011-02-26 23:01:49  来源:  作者:李艳杰

     我记得40年前的8月份,天气不是很炎热,1969年8月16日下乡时从龙镇到连队乘的是敞篷车,下着雨,虽然穿的是长袖衣服,但是感到很冷。经过40年大自然的变迁,工业越来越发达,汽车也越来越多,空调甚至占据了一半的楼房,随着大自然的空气也越来越热了,我们穿着短袖一路走来都感到很闷热,一直都在摄氏30度以上,比起我居住的城市热了许多。大家在车上仍然不停的唠着,时而笑声一片。男生们在互相侃着,女生三一帮,俩一伙的聊着没有来的战友们的情况,同时也想起了永远与黑土地、白桦林做伴的三个战友,一个是上海知青杨国民,他是在野外作业时不性染上了《重型流行性出血热》在团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他曾经在炊事班同我一起工作过,患病时我和战友去团部探望他时,看到的是一个昏迷的什么也不知道的杨国民,他的脸红红的肿胀的很大,手上有针刺后的大片瘀斑,当时我们不懂,后来当了医生才知道,那是由于病毒导致的血小板下降引起的皮下出血。其实医生当时就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我们都非常难过和惋惜,他才不足20岁啊,人间的幸福和美好还没有体验到,就过早的离开了人间。第二个是北京知青罗武,他是在运送麦子到江边连队时,因为干活很热,下江洗澡,不幸被漩涡卷走了,后来他的遗体被打捞上来,运回连队埋在山坡上,还有一个北京知青叫王国英,她患有精神病,非常可怜,她这种情况是不应该下乡的,但是她的家庭不仅困难还是继父,留在家里不能养活她,只得回兵团生活,后来她自己不想活了,喝卤水自杀的,抢救无效死亡。杨国民的父亲母亲来连队为儿子送行的时候,看到他的父母亲两鬓斑白,欲哭无泪时,很多战友都流下了悲痛的热泪,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永远定格在那个时空,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

   经过了大约三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到达了红色边疆农场场部,远远望去,一个欢迎大标语高高的悬挂着,大家激动的心一个劲的跳着,汽车停在离场部不远的公路上,663转业干部老营长,王副连长、铁匠张师傅和一些老职工热情地迎接了我们,和我们一一握手。

   农场举行了欢迎仪式,并与兵团战士同台演出了文艺节目。欢迎仪式上万场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知青代表也发表了对黑土地的眷恋和思念及重返故乡的喜悦心情。农场宣传队准备了一台非常好的文艺节目,有兵团战士舞蹈、有现代歌舞等,其他连队的战友演唱了《兵团战士之歌》,会场气氛热烈,欢呼声掌声不断。我们连队的胡连长用他特有的磁性男中音朗诵了杨指导员写的一首诗:从垦抒怀;刘莉也代表十四连用她那优美圆润的女高音演唱了一首自编歌词的《北大荒人的歌》,会场上爆发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演出结束后农场领导举办了招待宴会。

 

  这里就是我们的第二故乡---建设兵团,我们回家了,大家欢快的喊着、跳着,内心的激动溢于言表。 

   知青和老职工共同扭起了大秧歌,抒发着欢乐的心情。上图:十四连战友王亚珠扭得多开心啊

   下图:十四连战友王敬杰和老职工一起欢快地扭秧歌 

                                      胡连长朗诵了一首指导员写的诗《从垦抒怀》         刘莉演唱一首自编歌词的《北大荒人的歌》             演出结束后农场领导、原老领导与演员、兵团战士代表合影留念     

    欢乐祥和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回访行程,难忘那些日日夜夜,难忘战友情,难忘故乡情,第二故乡永远在我们心中。故乡的回访还没有结束,明天我们准备到老职工家走访---未完待续

三团十四连 李艳杰 (笔名:一片荷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