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黑土情怀

往事不是烟、办病退、41年前的8月23日

时间:2011-09-08 20:50:05  来源:  作者:李桂茹

【往事不是烟】(献给在困境曾经帮助过我的人)

     1978年,大批的青年都病退回家了。我也悄悄的做着回京的准备。很快,我的病退手续也批了。就变卖了家里的东西,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北京。哪儿知道我的个人户口准迁证上白纸黑字上面写着已婚,可当时的政策是只办理未婚青年返京手续。他们当时就把我的一切手续扣留、理由是我隐瞒结婚。整整扣了6个月。当通知我去办理时,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问我:你有小孩吗?我如实的回答说有两个。她拿着我的那张准迁证递到我的手里说:你把它拿回去,换一张你们三个人的准迁证回来再找我给你上。在当时还用粮票的年代,我们娘儿仨半年就已经把我们家的粮食吃亏了许多,想到这里,我迫不及待的说您甭管他们了,先把我的户口上上吧!那个老太太抬起头看着我慢慢的跟我解释说:你的孩子今后入托、入学都需要户口,你现在还属于知青,我们安置办公室就可以办,如果你这次不办,以后你就属于社会人员了,再想入户北京可就非常困难了、、、、 

   半个月之后,老赵把我们三个人的准迁证邮了回来。当我一切手续办妥、拿着几斤黄豆去谢那个老太太时,被她拒绝了,她说这是她的工作,为你们服务是应该的。我被她的真情深深的打动了。别人告诉我说,她是一个共产党员、、、、

   几十万的知青一下子回到了北京,安置工作成了大问题,为了做到公平举行了文化考试,我的考试成绩优秀。但是,我报了北京市第一建筑公司,因为我看中了那里的每月工资四十元零四分,我要养活我的两个孩子。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我来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温暖的大家庭。

   三个月的试工期后,我就转成了正式工。闲暇之余党员、工会小组长就新工人进厂后了解一下生活和工作上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问题,看着同事和领导真诚的关怀,我没有隐瞒,如实的把我当前的三大困难一一提了出来。一、住房问题、(那时我住在娘家)二、孩子入托问题、三、我和老赵两地分居问题。听了我的述说他们都乐了,说你这几个困难都太大了,我们都解决不了,但是我们可以给你往上反映。他们最后说希望你好好工作,谈话就结束了。

    我要介绍一下我的工作单位。我们是三级管理。公司---工区---施工队,我是在施工队上班的。一个多月后、我正在上班时,公司托儿所给我打来电话,通知我去办理孩子入托的手续,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非常激动,要知道,我所在的公司有职工一万多人,八十年代正是一个生育高峰,个个托儿所都爆满,那会儿还优先照顾独生子女,我的孩子能入托真不知应该怎样感谢我的同事和领导、、、、

     半年之后,考虑到我们新工人的住房问题,队长梅永生又特批了一栋楼房的一个门让我们居住。(其中也有咱连的周建设,他住一层我住四层。为了不增加我们的经济负担,我们在那住的人,只收取少量的房、水、电费。像我,住两居室,每月从工资扣除36毛多。)没有了后顾之忧干起工作来也就格外的卖力气。那时,我们休息大礼拜,就是两个礼拜休息一天,我们也毫无怨言。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转眼到了1985年。公司劳资科的井师傅(到如今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周慧彩的爱人也是他从黑河给调回来的。)打电话通知我去拿调函,并当面嘱咐我说,自己去办吧,比我们公对公的办的要快。十天左右,老赵就从从哈尔滨调到了北京,在我们单位上班了。

    为了表达我对井师傅和梅队长的谢意,我分别到他们家给他们二位各送了一个在当时很时髦的激光转花座钟(186元)和木耳、松籽、一瓶郎酒。{如果是现在给人家送钟,一定被打残}

    傍晚,有人敲门,竟然是井师傅,他手里提着一个大包袱,进了门、打开了包袱,居然是我送给他的那个座钟!尴尬的我语无伦次。只听见井师傅说:怕把坐钟的外包装碰坏了,特意包上了一个包袱皮,明天赶快把这个退了去,你刚刚调回北京、又有两个孩子,处处都需要钱。我是共产党员,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你们调动工作的。看着慈祥的老师傅听着温暖人心的话语,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过了两天,工友捎来了梅永生的一封信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我的名字的存有200块钱的存折和一封信。我看着信,顿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信中写道:谢谢你送来的的礼物,但是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为工人谋福利是我应当做的,表我买下了,存上200元写了你的名字在右安门储蓄所、、、我的泪水再一次的倾泻而出顺着脸颊哗哗的流着、、、

                          201163023:14:21

                               三团十四连李桂茹

 

【办病退】

 

     1978年,,眼瞧着连里的青年一个个的都卖了东西、打了行李、拿着病退手续、高高兴兴的回了家。我们三户在那里‘扎根儿’的青年,徐海仁、邓振玓,养鹿的小高、孟玉英和我们俩,心里好似百爪挠心、眼睛羡慕,心里后悔,要知今日、悔不当初、、、、、

   明明知道病退的对象是未婚青年,但我也想试试,开假条去。

   小卖部老周沃德友的媳妇、去黑河进货,我搭她的汽车,说去黑河看病。她痛快的答应了。{我们属于兵团的时候看病要去北安医院;后来,又恢复了农场的编制,就到地方医院看病了。}第二天,安排好了孩子,一大早儿我就扛着一代白面{50}上了车。有的人问:你拿代儿面干嘛?我笑笑,没有作答,只有我知道,这面是做什么的。

   东北的9月,早已是凉风习习、清晨,草塘沟在冉冉升起太阳的照耀下、那团团的雾气夹褁着凉风还有汽车带起的风,让我们顿感凉意。为了避免颠簸、我们几个人一字排开都站在驾驶楼后面,紧紧的抓住槽帮。沿途的景色我无心欣赏,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开出假条。‘无论开的什么病的假条都行、咱们回来可以改。’这是老赵给出的要求。

   到了黑河地区医院,我也忘了挂没挂号,就找大夫看病去了。我告诉他我有心脏病、心慌、气短,还有二级杂音。那个大夫拿着听诊器一边检查,又好像心不在焉的听我诉说病情。后来,他收起了听诊器,又递给我一个体温计,让我量一下。当我把体温计还给他时,他看了看说:你的心脏我现在听着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你现在发烧382,我给你开3天假,你去盖章、、、哇,我发烧啦,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可能是一路上两个多小时凉风吹着脑门儿再加上心事重重,不知不觉的着了凉。想着,我今天是东边不亮西边亮。第一步就旗开得胜,拿着那张半尺来的、盖有黑河地区医院的大骑缝章的假条,小心翼翼的叠好揣到了怀里,扛起那代50斤面迅速向大街走去、、、、、

   那还是1976年的夏天。我生了第二个小孩,因为小孩生病,便去黑河医院住院就医,同病房一朱姓小女孩的家长是当地的,看到我一个北京知青生完小孩还没有满月就住到医院,吃的就是普通的饭菜,也没有什么营养,就每天给小女孩送饭时给我也带一碗小米粥和红糖。{五十多的人都知道,那年头红糖是供应的。}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我、带着一个没出满月的孩子住在医院里有多难啊,每次我端起朱大嫂给我的粥碗,感激的泪水就会顺着腮流下,有时泪水淌进了碗里、有时我用舌尖添添咸涩的泪水,告戒自己,这么好的人家让我碰上,真是我的福气。今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他们、、、、

   当我扛着面、边走边打听、来到了自来水公司宿舍时,已经找了半个多小时了,敲开了老朱家的门,他们表示很诧异,说并不认识我,待我慢慢讲起事情的缘由时,他们才恍然大悟,兴奋异常。原来,他们早就把这事忘的一干二净了。看到家徒四壁的朱家,我后悔没有扛两代面来、、、、{其实,我们家也是家徒四壁。但是,咱们吃的都是白面。黑河属于城市,白面是供给制,我知道,哈尔滨每人每月才8斤白面,他们也不会超过8斤的。}

   傍晚,回到家,老赵拿出早就备好的双氧水和高锰酸钾,放在盘子里,把我的黑河地区医院的诊断书轻轻的放在药水中,片刻,取出、晾干,字迹全无,大功告成。{当然,这是经过我们几次实验的结果。}

   俗话说:福无双至,这句话得改改了。第二天,病退回京三年没有联系的刘铁锁来了一封信,信里面一个字也没有,平平整整的夹着三张宣武医院盖好章的空白诊断书!哇!真是老天爷有眼,眷顾我们这无依无靠的人!在废纸上练了若干遍之后,老赵才给我‘画了诊断书’。在确保我的‘诊断书’填写无误的情况下,我把那两张空白的宣武医院的诊断书及时的送给了邓振娣和孟玉英,在我走后,她俩也陆续的回京了,这是后话。

   焦急的等待了一个多月,北京的家里终于给我拍来了电报,告知我的病退材料已经批准,不日便可收到。从那天开始,我们俩就开始为返城做准备,变卖家当。最值钱的就是烧火的柈子,时价是一个柈子10块钱,6个卖了60块钱;还有6只母鸡一只鸭子,5块钱一只卖给了13连的宋桂英。{时至今日,我还感到非常内疚,不该卖给她那么多钱!098月,在回农场时,为这事我特意向宋桂英道歉,她却大大咧咧的说;‘什么事儿啊,我早忘了。’见利忘义的我却永远不能忘、、、、、}

   1979年的正月初六,带着老赵给我钉的一个像棺材大的箱子,[这里面装着我的全部家当]我紧紧的抱着孩子,坐在马爬犁上,闭着眼,任马蹄蹬起的雪、覆盖了全身、、、、、

               20119622:07:38

                 三团十四连李桂茹

【41年前的8月23日】

      那天早上8点多,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我们89中学所有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学生,在学校大操场上集合,那里有专车,直接把我们送到永定门火车站。三三两两的人群,越聚越多,平时很宽阔的操场,也显得有些拥挤不堪了。找人的、喊叫的乱作一团。一会儿,大客车来了,我们按班级次序上了车。再见了89中,再见了,从小学到这里1年半几乎没有学习过任何知识的母校。永定门火车站人流如潮。我们无需检票,径直走向开往黑龙江兵团的专列,找到了和手中的车票号码相应的坐号,放好书包,默默的看着窗外。今天没有亲人送我。我已经是我家第4个下乡的孩子了。车站大喇叭里铿锵有力的广播着: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很有必要、、、、循环的播诵着。火车呜-----的一声长鸣,大喇叭播诵的毛主席的语录顿时变成了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火车就要开了、火车启动了,车上车下顿时哭声一片,我们互相拥挤着争先恐后的把手伸出窗外去。火车火车你慢些走,让我再拉拉亲人的手、、、、忽然,远处跑来一个男孩子,13、4岁,只见他一手抓着装有水果的网兜、一手高举向我们大声喊着,人声鼎沸根本听不到他在喊什么,他跑的更快了,水果从网兜里掉了出来,他也顾不上捡,使劲儿的追,终于看清了,那是卢秀萍的弟弟!我们赶快叫卢秀萍到窗口来,她刚把手伸出,不知情为何物的火车突然提速,气喘吁吁的弟弟喊着姐姐,卢秀萍眼看着落在车后的弟弟心疼不已,大声叫着弟弟的名字,忽然,头一歪,晕了过去。车厢里更乱了,我们也因害怕哭的更欢了。有人去找列车员,那个善良的阿姨,我至今记得她:40多岁,高高的个子,俊俏的脸上透着慈祥。只见她,掐一掐卢秀萍的人中,唿撸唿撸她的胸口,不一会儿,我们的同学卢秀萍就缓醒过来了。我们也都松了一口气。我的同桌刘铁铃这时把拿在手中多时的口琴放在嘴里吹着,不知他吹的什么曲儿,也不知他吹的什么调儿,只见他的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火车火车你慢些走,让我再拉一下亲人的手,带泪的手挥也挥不够、、、、、

2010年8月25日8:32:36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