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荒友博文

黄棉袄、学狼叫——熊希明

时间:2011-03-05 13:07:34  来源:  作者:熊希明

   1969年我15岁时分配到黑龙江黑河孙吴县辰清二连,在北大荒喂了八年猪。以下是我对那段生活的点滴回忆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黄棉袄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1969年8月底我穿上了军垦战士的黄棉袄,发棉袄的那天北京的天气很热,我把所有发放的棉服都穿在身上,满头大汗地对着镜子乐得直蹦。能穿上这身衣服真令我兴奋不已,那时父亲还没有被“解放”,我真怕自己当不上光荣的兵团战士。记得学校宣布去黑龙江兵团的名单时我们班一位同学当听到自己名字时激动地跳起来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那场景真是令人激动与振奋。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就是这件来之不易、让我引以为豪的军垦战士的黄棉袄在来到兵团不到两年的时间却变成了一件蓝棉袄……。 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到兵团几个月后连里派我去养猪。在北京长到十几岁,只知道如何吃肉,却从未见过如何养猪。没办法只好是“实践出真知”摸索着干。那时也不知道对猪进行计划生育,分居喂养。任凭公猪、母猪自由恋爱,结果是一年四季指不定哪天就会有母猪下崽。 
 
   记得腊月的一天傍晚我去猪圈,看见一只母猪行为反常,不断地乱转,把猪圈里的麦秸叼来叼去。听老职工讲“母猪叼草絮窝就是快下崽了”,我只好在猪圈里守着。半夜时分,那只母猪躺了下来,时间不长就陆续拉出来五、六只浑身湿漉漉、黏糊糊、粉红色、肚子上还挂着根细长脐带的小猪崽。那时剪子,破布什么也没有。我只好硬着头皮用手把它们的脐带拽断,慌慌张张地抓了一些麦秸把那些小东西身上的粘液擦干。看它们都没睁眼找不到妈,又把它们捧到母猪的大肚子前,耐心地把老母猪的奶头一只一只地塞进在它们的嘴里。寒冬腊月猪圈里也没有取暖的火,只见一只只小猪冻得浑身哆嗦根本不会吃奶。 
 
“找点什么给它们盖上呢?”猪圈里的那点絮窝的麦秸已被母猪拉出来的粘液弄得湿乎乎的,这大半夜的也没法去找干麦秸。唉!只好先把我的黄棉袄借给它们盖一晚。小猪们盖上了黄棉袄很快就暖和过来吃起奶来。过了一阵子,我揭开棉袄一看它们都吃饱了香甜地睡着了,我放心地离开了猪圈。 
 
   第二天,我抱着麦秸来到猪圈,想着换回我的黄棉袄。进了pig.gif猪圈我顿时傻了眼。盖在小猪身上的黄棉袄已经变成了条条片片,全都垫在老母猪身下。我狠狠地踢了母猪几脚,母猪吃力地站起身来,不情愿地看着我把它辛苦絮窝的劳动成果——一堆布条、棉絮捡走。
 
   我想尽了办法重新拼凑我的棉袄。那些被撕扯得形状各异的布块布条无论如何也拼不成,我只好用件旧的线衣做棉袄里,把那些从猪肚子底下拣回来、还带着点猪屎味的碎棉花,胡乱铺在上面,用针缝了几趟,找不到黄绿色的上衣只好用一件半新不旧的蓝上衣做袄面套在了外面。 
    此后,每当全连集合,我穿着那件几分寒酸、不伦不类的蓝棉袄站在一大片整齐划一的黄棉袄中间,总感到十分地难堪与懊恼。唉!可恶的老母猪,可惜了的黄棉袄!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学狼叫
 
     在北大荒时我学过一次狼叫,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学狼叫,是我最得意、最成功的一次模仿秀……。
 
     在北大荒最强烈的感受就是累和困。每天早上都是在睡梦中被那“东方发亮……,快快起床……”的军号催醒,那号声真像是周扒皮的“半夜鸡叫”,逼着人迷迷糊糊地下炕、昏头昏脑地干活。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足足地睡上三天觉!
 
      那时我在猪号当猪倌,每天都要去放猪。把一大群猪赶到草地或收割后的麦地让它们自已去找吃的。那天我把猪赶到小树林中间的一大片塔头地上,猪们开始低着头各自拱食吃。看到它们都很安份,我就放心地坐在一个塔头墩上歇息。太阳暖洋洋地照在身上,草地泛着一股清香,不知不觉我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猛地一下醒了,放眼一看所有的猪都不见了踪影。我腾地一下跳了起来,向草地旁边的小树林跑去。进了小树林满眼都是密密麻麻、七倒八歪的树干和灌木,根本看不见我的那些猪。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了一头老母猪,赶着它我东奔西跑继续找,跑得满头大汗也没找到几头猪。急中生智我想起了“叫猪”。我们每次在猪圈给猪喂食时都会向猪发出“le le ……”的喊声。经过久而久之的条件反射训练,猪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要喂食,它们就会从各处奔跑到猪槽前去集合。于是我开始大声地呼唤“le le ……”,谁知这次毫不奏效,没有一头猪跑出来。看来猪们也很聪明,在树林里叫猪的声音是不会带来它们喜爱的猪食。
 
      天渐渐地晚了,我心里越来越急。要是不把这近1.gif百头藏匿在树林中的大猪小猪找出来,晚上丢在外面被狼吃了,我可如何向连里交待。想到这里我的喊声变了调,变成了哭声,我嗷的一叫,只见我赶着的那头老母猪原本耷拉着的大耳朵突然警觉地立了起来,它浑身紧张地抖动了一下,就开始向树林外面奔去。我眼睛一亮,想起我在北大荒听过的狼叫声——那酷似婴儿的哭声,于是我开始一声接一声地嗷了起来。不一会功夫只见大猪小猪都从林子中逃了出来,向连队猪圈的方向奔去。我松了一口气跟着浩浩荡荡的猪群得意洋洋地返回了猪号。 
 
      真没想到,我模仿狼叫的音效这么好,唬得近百头猪信以为真,落荒而逃。回到猪圈数了数,我的猪一只不少!

     7.jpg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kFA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