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荒友博文

兵团生活点滴——王卫平

时间:2011-08-12 22:16:10  来源:王卫平的博客  作者:王卫平

兵团生活点滴之焊篮球架子

       73年夏,连队为了丰富文体生活,从营里领了一批角铁,派我和魏强一起到一连焊篮球架子,任务光荣啊。为啥去一连呢?咱连不是没电嘛。我们哪干过电焊工呐,一个18一个20,真不知天高地厚,既然领导信任,那就去吧,带着行李到了一连,搭伙住进男生宿舍。身上只带了一把卷尺,一把钢锯,连把直角尺都没有。  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天,角铁到了,50×50的,6米长一根,从哪开始呢?怎么着也得明白篮球架的尺寸吧,我俩凭着记忆(注:是打篮球的记忆,不是焊篮球架的记忆),一点点凑着尺寸,有时为了一个数据,我俩争得脸红脖子粗的,魏强老大,忒倔,我得让着他,是吧?嘿,你说我俩聪明吧,小半天时间,楞把草图画出来了。  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不做,二不休,开锯。挥汗如雨呀,那劲头,一点不把工程师呀啥的放在眼里,咱没学过不照样做得出来。那时没照相机,要不照张相魏强的眼睛一定长在头顶上呢。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料出来,往快堆一拼,傻了,没留焊口啊,横撑一撑前面就叉开了,忽然想到古人云:长木匠短铁匠。锯前怎么没想到呢,改吧,这时魏强的眼睛基本回到原位了。一番努力,有那么一天的傍晚,彩霞满天,夕阳下,一堆原本散乱的角铁在地上拼成了篮球架的形状,给我俩乐的,直蹦高。那时候一连也没有个鸡呀狗的,要不真想偷来犒赏自己一顿,不过真有的话,咱也不能偷啊,伟大的工程技术人员不长三只手,不过真有第三只手的话也要用在锯角铁上,兴许还能锯得快点。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起,开焊。电焊机咋用呢,一连有个焊工,咱偷师学艺吧,站老远看了一把(咱没有焊镜,没敢离太近),咱不是聪明吗,一会儿功夫怎么开机,怎么拿焊枪都会了。焊镜没有跟人家借了一个。啪、啪、啪,焊花四溅呐,第一个焊口那叫个平整,不过如此嘛。没焊几下,感觉不对嘛,我的眼睛像火烧的一样,睁不开,怕见光。原来那个王八蛋焊工借我们的是割镜(注:焊工分割镜和焊镜,割镜用于切割,焊镜才用于焊接。),割镜颜色深,我老看不见,所以眼睛老直接看弧光,得了电光性眼炎。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歇菜,躺在宿舍里三天睁不开眼,多亏魏强老兄照料,至今感谢万分,这会儿魏强的眼睛我是看不见了,我的眼睛估计冲下长了,这就叫低下高傲的头吧。还要感谢一个人,一位不知名的大嫂,她恰逢哺乳期,听说我被电光打着了,无私地奉献出奶水,让我洗眼睛,这一招果然好使,三天后我恢复如初,重见光明的感觉真好!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几天后,加班加点赶制的篮球架运回连里,上上篮板后支起来就倒,原来是配重的问题,人家正规的篮球架子底盘有块铸铁配重,咱就是算计到了也没这东西不是?糙是糙了点,压块石头不就得了。总之,终于可以打篮球了,大家甭提多高兴了。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利用剩余的角铁,我们还做了四个上下铺的铁床,放在机务排的宿舍里,终于在睡了几年大通铺后睡上了单人床,两个上下铺之间用箱子摞成个台子,用布帘围成四人一组的小空间,感觉不错。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故事讲完了,记忆不准确的地方请魏强老兄指正,参与做篮球架的还有谁记不准确了,没敢写,请各位仁兄补充。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想起来,这段经历太不容易了,以致在我后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中,敢想敢干,就没怕过任何困难。现在的孩子在这个年纪,让他去做没干过的事有几个是不含糊的。感谢那段艰苦生活的锤炼?应该吗?您说呢? 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兵团生活点滴之因祸得福

      常士闻骨折,住在师医院外科病房,平常关系老好了,砸锅卖铁也得去看看,是吧?一个周末,急奔北安,虽几十里,但也搭这车塔那车劳动了大半天,到了师医院看到这老兄手术后情况不错,说了些现在记不得的安慰话。晚上,在师医院外科一个要好的北京哥们那蹭了顿晚饭,回到常士闻病房,自己觉得有些不舒服,求护士给量了一下表,38.5℃。完了,一共请了两天假,若不回去得挨批,还得写检查,老常怎么跟艾滋病似的,沾着就传染(注:那时还没有艾滋病),反正心里这个怨那。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折回去找我那哥们李富强,他是外科手术室护士长,又找了和他同宿舍的一个外科大夫,一检查,得,阑尾炎,做手术吧。您瞧我认识的人,多给劲那。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下全用上了。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夜折腾,手术成功,给我安排在常士闻的病房,说是一个连队的,相互有个照应。没想到悲惨命运才刚刚开始,这老兄出身相声世家,逗哏的功夫是从娘胎里学会的,我术后连咳嗽都不敢,疼啊!这老兄没完没了的和我说话,哪是说话呀,那是朝我甩刀子呐,你笑吧,疼,不笑吧,你说谁TM忍得住哇。以后打死我也不和说相声的住一个病房了,也不和说相声的儿子住一个病房了,也不和说相声的孙子住一个病房了。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现在想来,你说我看了常士闻得了阑尾炎做了手术,是因祸得福呢?还是?应该是因祸得福,几天后,我就看到了答案,一位从连队送来的阑尾炎知青,晚了,穿孔了,术中从腹腔内抽了一脸盆浓血,术后严重感染,腹腔粘连,愈后可不好呢。这当然是我那手术室的哥们说的。我信呐,我TM地谢谢常士闻了。 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回头一想不对呀,如果我不来看常士闻,也不得阑尾炎呢?四十年过去,我也没想明白,我得的是福呢还是祸呢,您说呢?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兵团生活点滴之猫头鹰事件

      猫头鹰事件始末:地点:红光营三连 肖俭带枪打野物,遛了半天没打着东西,抬头看见一只猫头鹰在树梢上冲他翻白眼,气得他抬手一枪将这个浊物打了下来。拎回帐篷后,众人见了第一反应就是流涎。当时上点的有23人,个个面带菜色,数日未见荤腥,见如此大的肥物有3、4斤沉,(注:在记忆中实际重量也许被放大了几倍),于是七手八脚,十分钟内退毛(注:毛还是要退的.)拆块儿(注:不拆块不行,没准在抢的过程中有人会挂彩)架火烹制,几分钟后肉香四溢,一哄而上,没了。至于那东西熟没熟确实记不清了。插曲:在嚼食那浊物的过程中,有人拍马屁曰:肖连长快吃一块吧!只见肖连长人坐在帐篷那头,脖子扭着,眼睛绝不看那浊物:“不吃不吃,快下地干活去”,本人以为他厌恶那东西,不吉利嘛。催促下大家只好撇下一桶好汤下地干活去了(注:时间够的话,汤是一定要喝完的,太可惜了)。晚上下工回到帐篷,咦?汤没了,谁他妈这么大肚子,一桶啊。(注:据某人回忆,大家下地后只有肖连长一人留在帐篷里。)看到插曲的人别想歪了,肖连长也许喝了,也许没喝,谁知道呢?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兵团生活点滴之“山西人的醋” 

        在连队的时候,或哥们、或老乡、或脾气秉性相近者搭伙吃饭习以为常,士闻与国宏便是一对(别想歪了,只是饭票伙在一起,人还是各睡各)。 一天,连队吃饺子,能吃饺子大家还是很解馋的。二位打了饺子和醋,醋20公分海碗一满碗,1毛钱的,约1斤。我心想用得了这么多醋吗?闷头吃饺子,一时无话。风卷残云般吃完饺子,我心想这醋还不糟蹋了,都说老西儿会过日子。没成想精彩的一幕发生了,俩人忽然你争我夺起来,抢那醋碗端起就喝,瞬间一海碗醋见底,二人舌头舔舔嘴唇,意犹未尽。山西人吃醋算是让我见识了。都说山西人因喜食醋心血管病发病率低,几十年后这二位都得了心血管病,细想起来一定是当时醋喝少了,或者某君谦让些,只给一个人喝,那估计现在只有一个人得病了,后悔吧!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兵团生活点滴之温度计

      69年最后一天,因为战备的需要,大家和衣而眠,半夜有人小解。不知谁喊了一声:“带个温度计量一下温度。”于是乎此人手持温度计冲了出去。此时正值白毛穿山风肆虐,数分钟后,这只记录了下乡后最低温度的温度计被拿了回来,大家齐问:“如何?”只见红色液体全部缩入球内,球上方半公分处的刻度旁写着—45度。不知此人安在?亦不知那天实际的温度到底是多少度?还有就是此人出去的任务是否完成了?也许吧。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兵团生活点滴之都柿 

      都柿亦称“熊果”(我和楼明探亲时特意请教了他爹,翻阅了《植物志》,查明此物只在黑龙江、新疆有极少分布。)。遥想当年,不管谁发现了一片都柿,大家手提“畏得罗”蜂拥而至,忘却了一天的劳累,拼命采摘,欣喜之色映在每个人的脸上。那年月活儿重,伙食又差,热量不足哇,有此佳肴,应该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美味吧。夕阳下,水井旁,清洗都柿的人熙熙攘攘,一片欢声笑语。不知是谁发明了灌装发酵法(注:伟大的发明,解决了鲜果不易储藏的难题.),于是,动员所有玻璃瓶子,洗净、封装,有人还放一点点糖。一星期后,鲜美的都柿酒诞生了,许是酒精的作用吧,少年少女的脸上都印着一片片小小的红晕,至今想来,恍如仙境。什么法兰西葡萄酒,什么长城干红,哪比得上咱那都柿酒哇。写到这吧,我已然醉了。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AF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