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http://www.jianzi103.com    加入收藏网上留言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荒友原创 > 荒友博文

幸福的回忆——杨鸿祥

时间:2011-01-02 15:49:38  来源:  作者:杨鸿祥

值班连队 (一)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一九七零年的秋季,独立四营的编制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师六十四团,整个体制提升了一级。团里决定增扩值班连队,我们二连有幸成为继一连、三连、九连之后又一只值班连队。 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哪个秋季的上午,连里召开了誓师大会。团长陈某某 及政委等人前来参加。连长肖海臣在大会上讲了话(时间长了记不清了)。反正是讲了当前的一些大形势、大道理。之后肖连长为每位兵团战士发枪。我领到了一支53式步骑枪,7.62毫米口径,枪号好像是(06239)。在拿到枪后,我心潮澎湃、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作为一个一手拿枪、一手拿镐的兵团战士,为保卫祖国北大门,屯垦戍边的知识青年是何等的荣光。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成为值班连队以后,在没有什么工作之余,肖海臣、冯天才等干部带领我们,练打靶、拼刺刀,好不痛快,真的好像是一名战士了。一段时间后,我们还打了靶。一人三发子弹,我还打了26环,成绩不错。有的战士如夏泽华、王福弟等人还打了29环,真的好生了得。大家的心情非常之高。那时我们夜晚手拿钢抢执勤放哨,白天带枪干革命。真的是幸福无比。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在进入冬季以后,师里下达了一个任务,要在春节前召开一个实弹练兵大会。每个值班连队出一个班参加。当时肖海臣、冯天才研究决定由王福弟、金光祖、贺祖龙、任冰、王松滨、张弘(实在记不清了)等人组成一个班。鬼使神差般的在这个班里竟然有我,17岁的我(大家知道,身体不太好,又弱又小)怎么可能有我呢?后来想到可能是参加比武的人,也不能全是人高马大的,应该还有相对弱小的才成。这才是一个比较真实的班集体。而我的打靶成绩也不错嘛。这样我们经过一个月的强化训练,射击、投弹、拼刺刀、队列等达到了预期成绩。春节前夕我们搭乘一辆运小麦的大解放。来到了师部招待所。修整了一天后。全师的值班连队代表全部集中,来到位于师部西面的山坡上,这时师里刘水副师长带着1团、2团、3团和我们64团的领导,来到阵地前做了打靶比武的战前部署,然后一个连一个连队开始打靶。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参加步枪射击的每人9发子弹,200米卧姿、150米跪姿、100米站姿。耳听炒豆般的枪声过后,开始报靶。我们班的成绩还是相当不错的名列前几名。在这里我想说说1连的北京兵——苏惠田。(西颐中学12班)他打重机枪,只见他把机枪稳稳的钉在地上。然后瞄准,20发子弹有节奏的打着连发“咚咚”“咚咚咚”400米的距离,命中19发。真是了不起。现场的刘水副师长连连说道“不错,相当的不错,这在正规军里都难得一见,好!”接下来观看六零炮、无后坐力炮、76加农炮的实弹打靶。六零炮只听“呲"的一声,炮弹像小燕似地飞向高空,然后在500米远的地方中靶,真好玩。再看76加农炮,在几个人的努力下面对5000米外的靶心,只听“轰”的一声,对面的靶心便被炸飞。这可真是一个痛快,虽没有当过兵但是见到这样的大规模的实弹演习真是无比的兴奋与激动!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第二天我们来到孙吴县中学的大操场,进行队列、投弹的比武,当我们班代表64团演练时,不敢有半点马虎,真的是一丝不苟。“抢出刺、”“抢上肩、”“持枪礼”真的有点天安门礼兵的风范。一字排开,“正步走”“向左转走”“向右转走”真的是挺胸抬头要收紧,走的是一根直线,队列成山面板的整齐划一。所有在场的人无不喝彩、鼓掌。接下来,演练投弹,几个大个如金光祖、王福弟、贺祖龙、任冰等战友都投出了近60米的距离。可是轮到我可含糊了,身体弱小没劲儿。虽说要领都知道,但是师里确实有限,金光祖、王福弟过来鼓励我,我也真呼出去了,3棵手榴弹一个比一个投的好,但最终只投了30来米,刚刚过了及格线。真是惭愧之极,拉了全班的后腿,简直无地自容。还好最后我们班获得了队列和投弹一等奖,真是无比的光荣与激动。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就是我参加的一次真枪实弹事情,现在把它写出来和战友们一起分享当时兴奋而愉快的心情。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值班连队(二)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那是一九七一年九月十四日后半夜,一声声凄厉的集合号声响彻二连漆黑夜空,紧急集合。全连战士只用了三、四分钟的时间,便全副武装集合在连部门前的大道上,远在几公里外的3连也传来集合号声。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情况?全集合。全连战士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有焦急的紧张心情 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连长肖海臣、指导员冯天才带着全连的干部来到队前。紧张的心情更加浓重了。只见肖海臣用低沉的口音下达了命令——亲自带领一、二排出发,执行紧急任务。副连长张祖田、许文秀等带领女生排原地待命。男生排的战士们每人配发五发子弹,在连长的带领下,紧张的,但有条不紊的出发了。一会儿跑步,一会儿步行,只听到“后面的跟上”“不要掉队”的命令不断的从前面逐一向后面转达。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前面是通往团部的道路,快到五座桥的时候,看到一连的战友也在往山下赶。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黎明前的时候全团的值班连队便全副武装的来到辰清镇的西面山上。不到一小时二十多里山路,转眼就到了。“进入阵地”。大家便在山坡上一字排开,面对着蜿蜒而来北黑公路,一个个拿着枪焦急的等待。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什么事亲都没发生,大家的心情开始放松下来了,便仔细的观察这里的地形,这里有不久前修筑的钢筋水泥防空洞,临时的战备工事蜿蜒在公路两侧。真是有点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地势。 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约在十点钟左右,只见几十里以外的山上,我们连队方向浓烟滚滚,着山火了。东北小兴安岭的山火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原始森林,面积大了去了。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这时命令下来了,“解除原地待命,返回各连组织灭火”。(为什么日子记得清,原来是林彪时间的第二天。)我们便急匆匆的赶回连队,放下枪支弹药,准备点儿干粮,便有向奋斗公社方向,大踏步的赶往火场。到了下午人困马乏,饿了吃一口带的馒头或烤饼,渴了喝上几口车辙沟里的残存雨水(里面还带有蚊子卵),顾不了这些了。最后在通往奋斗林场的一条公路上(防火道)停了下来。只见路两侧全是高大的密不透风的树木。就见路一侧树林浓烟滚滚越来越大,林中地平线上火光迅速窜了起来。肖海臣来了劲儿,站在高处,面对全连指战员大声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战友们,党和国家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话刚说完,只见火光就在眼前,热浪扑脸,浓烟呛得人睁不开眼。“卧倒”大家便迅速找低洼处,就地趴下,我趴在一条车辙沟边,把毛巾弄湿捂住口鼻,眼一闭,全身禁不住缩作一团。(谁见过这种阵势)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大约几分钟后浓烟渐渐散去,热浪也逐渐褪去,全连战士爬起来一看,防火道把我们给救了,大火只烧到路一侧,没有烧过来。万幸之万幸。这也是在死亡线上站出来的人。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同甘共苦的人们,战友们,经过生死的同志们,咱们要互相帮衬,相互扶助,过一个团结友善的晚年!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杨鸿祥于2001.02.1.ZZZ红色边疆荒友家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